濱大西洋省份,Maritimes,是加拿大最東邊的三個省份,
新伯倫瑞克省(New Brunswick),新斯科細亞省(Nova Scotia),
以及愛德華王子島(PEI,Prince Edward Island),
他們緊臨著大西洋,是歐洲移民最早開發的地區之一,
隨著經濟政治重心移轉,這裏的人口逐漸外移,
也因此在這裏保存了許多純樸的生活方式。









我們的單車旅行從加拿大的西邊一路往東騎行,
旅程一開始我們並不確定會不會騎到最東邊的Maritimes,
網路上濱大西洋省份的在地資料不多,
最著名的觀光景點是愛德華王子島,
「清秀佳人」作者蒙哥瑪麗在這裏創造動人故事。
另一個景點是漲潮時海灣海水逆流入河的奇景,逆流瀑布(Reversing Falls),
發生在聖約翰(Saint John)的芬地灣(Bay of Fundy)與聖約翰河(Saint John River)交接處。
除了觀光景點有遊記參考,
其他旅遊資料大都是標準而類似的用語,看不出實際身處其中的感受,
單車騎士騎單車到這裏大都已經過兩個多月,
寫下的簡短數語中,也看不出這裏有些什麼,
對我們來說Maritimes真是個神秘的地方。

對Maritimes我們保留了去或不去的選擇,
直到我們一路上,許許多多的加拿大人用非常真誠的語調告訴我們:Maritimes值得一遊,
而北美大草原上最友善親切的人們也說:Maritimes的人非常友善親切。

在安大略省的單車道上把我們撿回家的Jim也是單車旅行騎士,
他老婆Michelle曾經騎單車到Maritimes,
她讓我們看許多當時的照片,給我們很多實用的資訊,
Michelle說明這趟旅程時神采奕奕,
完全看不見下班疲累又好不容易哄女兒Fiona睡著時的倦容,
看起來是Maritimes的旅程給她無限的能量,讓她如此樂於分享。









這讓我們對Maritimes有了一些粗淺的印象,也吸引我們想去的念頭,
現在我們真的來到Maritimes了。
通常橫越加拿大的單車騎士走聖約翰河谷單車道直接往哈利法克斯(Halifax),
或者往北搭船去紐芬蘭(Newfounland)繼續騎行。
我們在加拿大騎行過大山、平原、大湖、大河,現在想要親近大海,
所以選擇的路線是沿著北邊聖羅倫斯灣的海岸而行,
一直到大西洋岸再由北邊接近哈利法克斯。


我們前進的路線




這是加拿大單車旅行最後一段,
有些思鄉情緒的我們既想要快快的走過,
但好不容易騎到這裏又想要慢慢的珍惜,
無論如何,踏上Maritimes,旅程的最後一段就開始了。















騎上連接魁北克省與新伯倫瑞克省(New Brunswick)的大橋,
橋上風景好,我們不斷的停下來拍照,花了很多時間。
結果到了對岸城鎮坎貝爾頓(Campbellton)的「?」(Information Center)時,
正好他們下班了。
看看時間應該還一小時的,對照當地的時鐘才發現,
原來剛剛那座橋正好跨過一個時區,時間要提早一個小時,
所以住對面魁北克可以晚一個小時起床,
住新伯倫瑞克這邊可以早一小時下班,
真奇特。


這是加拿大各省的省旗,到一個省就會一直在路上看到這個省份的旗子,
旗子的設計都有其意義與歷史淵源,看懂一面旗就多了解一分當地的人,
現在對其中好幾面旗都很有感情了。



進入Maritimes遇到第一個城鎮是坎貝爾頓Campbellton


當地大地標-鮭魚


閃亮的鮭魚




初到此地手上完全無當地資訊,唯一的住宿資訊是這裏有一間國際青年旅館,
但夏天開放到八月十五日就關了,這一天已經是九月一日,
遊客都回到工作崗位或者奔向溫暖的南方,
我們看著坎貝爾頓國際青年旅館緊閉的大門,想著他們的夏天好短暫…

既然如此,時間也不早了,開始找野營的地方。

附近親水公園裏有小吃攤,先吃東西補一下熱量,抵擋愈來愈寒涼的風,
點了和之前一樣的食物來吃卻發現:過了一個橋跨過一個省界,食物風味就不同了,
真神奇。
公園這裏有廁所,野營的基本條件不錯,
但是風很大又很冷,
公園也沒有足夠大的遮蔽物抵擋寒風和路人的視線,
不適合野營。

回到青年旅館的大門外,
感覺一下青年旅館旁邊的草坪或是門口,
蠻不錯的,隱密性和避風性都可以,
但是天色尚明亮還不是搭帳棚的時候,
要再等等,等天黑。

等待的時間是漫長而有趣的,
我們欣賞起週邊的風景和我們所在的地方,
坎貝爾頓的青年旅館是個燈塔建築,很特別,
夕陽中燈塔與建築物閃著柔和而美麗的光線,
我們忍不住在陽光下和影子玩起遊戲。


坎貝爾頓燈塔青年旅館
Auberge Campbellton Lighthouse Hostel



合照


玩起來了


勇士




青年旅館旁邊的體育館外停滿了車,原來是有冰上曲棍球(Ice Hockey)比賽,
我進入體育館借用廁所時透過透明隔牆看到比賽正在進行,
遠看就像電視或照片中那樣,
一堆人穿著厚重的衣服拿根棍子驅趕一個小圓盤,
這是加拿大人最愛的運動。
我們在草原地區看到有些小小的鎮甚至在小鎮的入口立起巨大的看板,掛上曲棍球員的名字,
驕傲的說這裏是這位曲棍球員的家鄉。

平時見不到加拿大如此多人一同聚集的,這一晚卻有滿滿的觀眾在現場觀看,
他們對冰上曲棍球的熱情,大概就像台灣之於棒球一樣的瘋狂。
幾週後我們遇見一位加拿大人Rob知道我們沒看過冰上曲棍球比賽,
很認真的在腦袋裏想著曲棍球的賽程表,想帶我們去看一場,可惜沒有場次,
他誠心推薦的模樣,還有腦袋裏隨時有一張曲棍球的賽程表,
可以了解冰上曲棍球在加拿大人心中神聖的地位。


加拿大幣五元鈔票上的冰上曲棍球







在附近虛晃一下,等待可以野營的時機,
在河邊涼亭往大橋看過去正好是夕陽的方向,
夕陽無比美麗的色彩襯在點點微光的大橋後方,
兩個人開始狂拍照,拍日落大橋、色溫大橋、人影與大橋、車影與大橋,
最後Jobi(超輕腳架)拿出來,拍二人賞夕陽的背影與大橋,
雖然被蚊子叮的很癢,也拍的好爽,
同時又自我安慰:野營時總是會有好事發生,
現在這些美麗的風景就是野營的補償。


日落大橋


色溫大橋













親水公園、青年旅館、體育館、大橋,都在同一塊區域,相距五百公尺以內,我們來來去去,
回到公園上廁所,正好一位年輕的巡邏員在巡邏,他看見我們是單車旅行者,
深夜還在外面晃,心裏也知道我們打算野營,
他告訴我們說:「你們有任何需要可以來找我,我在這附近巡邏待到凌晨3:00。」

我們震撼了一下,感動的心又活了起來,
他人好好,不是叫我們別過來他巡守範圍,也不是叫我們別亂搭帳棚,
而是從我們的需要提供我們幫助,這裏的人果然如此的親切友善。
我們和他聊起來,他羨慕我們長途來這裏旅行,
他也喜歡旅行,想到歐洲去旅行。

他是阿卡迪亞人(Acadians),家鄉的人以農、漁、林業為主,
現在工作不容易找,所以來坎貝爾頓(Campbellton)這個大城工作,
他父親那個年代是黃金時代,大城市正在建立,到處有工作機會而且物價不高,容易生活,
現在他們大都要離家去工作,有的人要遠到亞伯達省(Alberta)工作,
我們在西部草原時也聽說過,
許多Maritimes的人離家數千公里到發展快速的亞伯達省工作,
週末的時候搭飛機回家,當時難以想像,
現在身在Maritimes,感覺這就是這裏的人其中一種生活方式。

不過Maritimes的漁業發展的很好。

「你們經過Maritimes的海邊時一定要試試當地的龍蝦,
不是因為我是當地人而在自誇,那裏的龍蝦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龍蝦。」
年輕的巡邏員大力的推薦家鄉的特產時,疑似流了一些口水敢緊吞下去。


後來的旅程中我們遇到大龍蝦,大龍蝦在Maritimes是主要特產


如同年輕巡邏員所說,一路上都有龍蝦的餐廳




這位年輕而友善的巡邏員喜歡音樂,喜歡寫歌,寫詞,彈吉他,
似乎阿卡迪亞人在音樂上有一些天賦,
Thomas告訴他Norman的事,
Norman是我們在安大略省遇見的木匠歌手,也是旅行者
Norman也是家鄉在Maritimes的阿卡迪亞人,
他當時與我們分享他創作的歌詞深深感動我們。

我們遇見Norman是2007年,他正在整理他的詞曲準備發行,
那是他其中一個夢想,
在2010年,Norman出專輯了。

演唱者:Norman Doucette
專輯名稱:"Some Mothers Son"
http://www.cdbaby.com/cd/normandoucette

From the Pulpit to the Priso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PJADKJgki0


====================================================================

阿卡迪亞人(Acadians)是個堅毅的民族,
他們最早從法國移民來到北美大陸北方濱大西洋區,
開墾荒地種植作物,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
Acadia是從Arcadia古希臘語轉變而來,意思是田園樂土,人間天堂,
有個人見到阿卡迪亞人開墾的區域,驚豔之餘而用Arcadia這個名字來形容,
我想大概就像葡萄牙人經過台灣喊了一聲Formosa一樣,從此這裏就以此為名。


阿卡迪亞,人間天堂

from http://www.frontenac-ameriques.org/la-francophonie-en-amerique/article/l-acadie-en-images
by Tableau de Claude Picard




阿卡迪亞人在這裏開墾百年之後,
由於英國與法國爭奪美洲北方這塊土地的主導權,因而陷入戰爭之中,
阿卡迪亞人處在爭戰激烈的區域,
即使因為與世無爭聲明中立,也無法避開捲入這場戰爭。
對英國人來說阿卡迪亞人說著法語就永遠是法國人,
加上宗教因素,英國人一直不能信任他們而加以防範甚至迫害,
當英國控制住這塊土地之後,強硬派英國領袖眼看阿卡迪亞人不願宣誓效忠大英帝國,
於是焚燒阿卡迪亞人的村莊,並從1755年開始,強行將上萬阿卡迪亞人送上船,航向大海,
驅逐他們遠離已經居住了一百年的家鄉。



Ships Take Acadians Into Exile by Claude T. Picard
from http://www.topela.eu/pages/en/the-cajun-festival/cadians-cajuns-whats-that.php



大驅逐(Grand Derangement),這是阿卡迪亞人最悲傷的一段歷史。

在海上漂流許久,有些人到美國南方路易斯安那,有些人到中美加勒比海的小島,
有些人回去法國,有些人逃入森林藏匿在魁北克或濱海其他地區,
那些年他們過的很辛苦,長途遷徙,滇沛流離,饑餓與疾病折磨著阿卡迪亞人,
即使到新的地方也不被當地的人所接受,阿卡迪亞人卻展現驚人的堅毅力量活下來。

多年後許多阿卡迪亞人不畏路途遙遠,
又回到北方的濱大西洋阿卡迪亞,但是家園已毀,土地與良田被新來的英格蘭人佔據,
弱勢的阿卡迪亞人只能在濱海地區另覓他處為家,在貧瘠的土地耕作或是捕魚、伐木為生。

濱大西洋地區的阿卡迪亞人回到有歸屬感的地方安身立命了,
而英國的統治者依然處處限制阿卡迪亞人的權利,
像是剝奪他們的投票權,強迫說法語的阿卡迪亞人說英語等等。
一直到十九世紀,阿卡迪亞文化開始覺醒,
透過詩人的書寫,阿卡迪亞人的歷史感動世界上許多人,
後來經過不斷的爭取,阿卡迪亞人終於贏得投票權,並擁有自己的旗幟,人數也大幅增加,
現在阿卡迪亞人佔新伯倫瑞克省人數的三分之一,
也是因為他們,新伯倫瑞克省是加拿大唯一法語、英語同時是官方語言的雙語省份。


阿卡迪亞旗幟


阿卡迪亞地區的遊客中心


各省旗幟介紹




現在阿卡迪亞人有自己的政治地位,發展出獨特的語言、文學、戲劇、音樂、舞蹈、文化,
但是對於過去那一段歷史,他們怎麼看?

「我想去南美洲、亞洲,非洲也不錯,歐洲也可以,但英國除外。」Norman說著
他想去的地方,他走遍加拿大許多人煙稀少地區,曾經在育空獨自生活好幾個月,
探索世界各地是他的夢想。

「為什麼英國除外?」

Norman笑了笑,「沒辦法,我就是無法喜歡英國,因為我是阿卡迪亞人。」


阿卡迪亞用各種方式呈現自己









====================================================================


年輕的巡邏員要到其他地方巡邏了,我們互相道別。
夜色籠罩,氣溫下降的很快,我們回到青年旅館外面,
看看週遭狀況,旁邊體育館外的車潮已經散了,
我們找了一個最避風又隱蔽不易被看見的草地上,
搭起帳棚,窩進帳棚這可愛的小窩,
好舒服呀!再次感謝所有的裝備.

野營的安全終究是要靠一點運氣,夜半聽到幾個青少年經過的聲音,嬉笑恣意玩鬧,
我們搭營的位置從路邊開車過去不會被注意到,但一群人走過去總是有人會看見,
我們聽到他們腳步稍停,對話中談到我們的小帳棚,好像覺得很有趣,
正好之前與我們談話的巡邏員提到最近有一些青少年到公園破壞一些東西,
所以他們正在加強巡邏防範,也提醒我們要小心,
聯想之下Thomas一整晚不安心一直警覺著,
我則是沒有預期溫度下降這麼多而頻頻冷醒,
兩人都沒睡好,但至少一夜安全無事。









早早起來收拾營帳,開始在這個城鎮晃晃,
路上看到有人拿著Tim Hortons的杯子,
光看杯子我們兩個就餓起來了,
厚著臉皮過去問拿著杯子的路人:請問Tim Hortons在哪裏?
路人微笑的指路給我們,然後我們騎過去飽餐一頓。


Tim Hortons飽餐一頓




這裏的人主要說法語,但英語又說的很好,是雙語區,
我們脫離了鴨子聽雷的狀態,恢復了與外界溝通的管道,
昨晚的巡邏員說阿卡迪亞的法語和Quebec的法語不一樣,和法國的法語也不一樣,
阿卡迪亞的法語多了些英語的借用,
像是"The chair",阿卡迪亞人說"La chair",
有位歐洲女生說她會說法語,
但是來加拿大後從濱大西洋省份到魁北克,她的法語幾乎用不上,
很有趣的情況。


這個城市讓人有放鬆的感覺,路上的人和草原的人一樣非常和善親切,
就在Tim Hortons吃早餐時遇見主動過來給我們加油打氣的人。

「外面的單車是你們的嗎?」一位老太太充滿好奇的對我們問道。

「是呀!」在Tim Hortons是我們與在地人最多交集的地方。

「你們正在單車旅行嗎?從哪裏來?要去哪裏?…」

這些問題我們回答無數次,隨著離出發點愈來愈遠,對方的眼睛也愈睜愈大。

「你們好棒!一生值得做一次這樣的事。(Once in a life time.)」

其實我們不是自己單獨騎過來的,
我們是在這一路上許多像妳這樣陌生人的鼓勵與幫助之下,
才能騎到這裏的,
謝謝你們。


終於等到Information Center開門,拿到下一關的藏寶圖:New Brunswick Accomdation Guide,
這個省份的住宿與露營指南,開始新伯倫瑞克省的探索。












出發上路,沿著海灣的道路前進,
順順騎,路途中間發生什麼看見什麼,我以為我忘了,
翻看照片時每一個拍照的瞬間卻又印象清晰,
2007年當時google尚未有街景圖,本以為走過的路沒有拍照的就不復記憶,
後來兩人打開google street回到這段路途時,兩邊的景物卻又熟悉得讓我們激動無比。




經過一個小鎮,有超陡的陡坡


很可愛的小衣服,好多好多


這是一條景觀道路,一路上風景優美





路途上的某一瞬間




騎到Black Point,我們叫他「黑點點」,
打開今天拿到的住宿與露營指南,
上面寫附近有一個露營地叫Camping By The Bay(海灣旁邊露營),
該不會又要經過陡下的路才能到營地吧?
上次陡下一個斜坡去住的營地,在記憶中有些尚未揮發的障礙,
原本頗不願去Camping By The Bay,但附近就這裏最適合今天住宿,
放下執著順著指南所說的地方前進,轉入岔路,路上的風景讓我忘記成見,
抵達露營地後在營地辦公室遇見一位非常關心我們的老闆娘,
談些什麼內容我忘記了,但我記得我是笑著離開辦公室的。

這個營地價格便宜,同時有露營車營位與帳棚營位,
我們牽車到帳棚營位,一路上沒有特別醒目的人工設施或是人為的營造氣氛,
和其他地方的露營地一樣,我們走入樹林中尋找我們的營位,
但我們感覺到自己的動作愈來愈和緩,精神愈來愈放鬆,
我和Thomas都感受到這是個很特別的地方,有讓人真正放鬆的能量。

走進來才發現,營地真的就在海灣旁邊,帳棚營位保留在最靠近海灣的地方,
真正的camping by the bay。









在海灣邊的石頭上,
看著海水流動,海面波光跳動,
慢慢的我們感覺到水的能量在清洗我們,
洗去身上的風塵,洗去心中的疲憊,
這些用照片拍不下來,只能實際去感受。

我們去過不少露營場,這個露營場特別與我們投緣,
很好奇這個露營場主人如何營造這個營地的,
能讓人如此不受打擾又自在。
我又想起辦公室的老闆娘,幾句話就讓我滿心帶著笑意,
似乎不在於她說了什麼,而是她給了我溢於言表的能量,
也許這就是答案吧!









這個營地停著許多露營車,看不出來露營車裏有沒有人,
看得到的是今天有三頂帳棚,三頂小帳各自打開來,
主人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各自休息,
雖然三頂小帳相鄰,卻能夠互相不干擾,真是好營位。

一頂小帳是一位年青人來自卡加立(Calgary),目前住在蒙特婁(Montreal),工作是卡片設計,
他從Montreal要騎到PEI,走和我們一樣的路線過來,
他說他很少遇到露營的騎士,我們則是常常遇到,
他每天都騎很遠,腿不太舒服之下,
騎到今天經過的Dalhousie鎮上的陡坡又硬騎,
那個陡坡我們也是印象深刻,我們全程都用牽的,
一來牽車是王道,牽車看風景才看的清楚,
另一個因素是沒什麼好考慮的,因為我完全騎不上去。
年青人就在爬上那個陡坡的時候,聽見腳後跟「啪」的一聲,劇痛,
我們關心他的傷,他說現在還好,只是還是有不舒服的感覺。

看他有些懊惱,Thomas安慰他說,沒有一個意外是意外,
也許老天希望他休息一天,年輕人恢復快,他可以趁這一天讓腳復原。

結果年輕人第二天真的放下每天追趕的路程,休息一天。






我在帳內休息,聽Thomas和年輕人在外面聊天,不想出去吹風,
一直到夕陽西下,海灣上出現美麗的大景,我們兩個從帳棚內拿出相機狂拍,
一個划獨木舟(Kayak)的人在灣邊四處划行,
在夕陽照映下,讓我們拍的照片多了許多意境。

一直到天色暗了,仍有餘暉,
Kayaking的人向我們划近,和我們打招呼,
我們謝謝他讓我們拍照,他也開心的和我們聊許多事,他一直讚賞我們騎單車旅行,
他曾經住在BC惠斯勒,他知道從冰原大道到這裏有多遠,
我們則是好奇的問他划Kayak是什麼感覺?好不好划?
他說今天景色迷人,風也不太大,很美好的一天。
我們聊天之間都是他在小船上,我們在岸上,
道別時他慢慢的划開,很特別的一次與人聊天的經驗。















晚上竟然不冷,我們已經冷好幾個晚上了,
這個地方也許靠近海灣,溫度變化和緩,
我們睡了一個好覺,旅途難得!
也許是營地的氣氛與能量使人寧靜,
也許是Gaspepese的山脈擋住了北極過來的寒氣,
也許是海水讓夜晚的溫度下降沒那麼快,
這一夜,真的好安穩好好睡,幾乎一覺到天亮了。

天亮之後,風聲大作,我們在帳內透過小窗看著天空中黑黑的雲飄飛過去,
這營地我們很喜歡,想著天氣不好多待一天休息算了,但備用食物的份量不太夠,
去留之間不知如何取捨,反正現在也不適合離開,先在帳棚內休息,
到時候何去何從留給老天爺做決定吧。

一直撐到十點,雲開了,我們決定上路去,這個時候才慢慢開始打包。

這營地的人幾乎都是安安靜靜的,說話小小聲的,
另一頂帳棚的主人是兩位女士,她們帶著兩台獨木舟與兩台單車,開車來露營,
前一晚划獨木舟划到很晚才上岸,早上等到天氣穩定了才拔營離開,
獨木舟、單車、露營,想必她們這趟旅程非常的豐富而精采。
而另一邊年輕人的帳棚則是一直沒有動靜,
長途單車旅行卻從來沒有休息過,他一定累壞了。









謝謝這個營地,
他沒有炫麗的設施或尊榮的服務,
有的是老闆娘的心意,樹林與一塊空地,還有海灣,
這些自然的能量,提供給我們一個身體、心靈都放鬆自在的地方,
謝謝Camping By The Bay。






待續.....


【相關閱讀】
大湖區 - 歌手。木匠。旅行者
大湖區 - 芬芳茉莉花
創作者介紹

Love Moments

iristhom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C
  • 又出新文了,給你們加油!!
    濱海三省以前我們就計畫要去了,但差一點沒成行
    現在搬到西岸了,暫時也不太可能有機會去了..
    看來真的很值得一看
  • 謝謝,
    我們沒到Maritimes任何的景點,但那裏的純樸自然與人情味是我們喜歡的。

    iristhomas 於 2011/01/28 15:49 回覆

  • 寫的好精采阿,親眼看到異國的美景實乃人生一大樂事! 你們真厲害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