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中有許多事情發生,有時候這些事情完整的面貌與意義在許久之後才會浮現出來,
我沒辦法在第一時間就完整說明我的旅程發生了什麼事,
要經過長時間的發酵、沉澱與過濾,那清徹的思緒是我想要掬起來給分享給所有人的。

我的遊記寫的是現在進行式,其實是三年前的事,
有些感動是一直都會記得的,有些細節在記憶中已經模糊了,
多虧有日記幫忙,變成前面遊記的模樣。
網路上其他的單車遊記也都很有趣,許多是SNG式的發送最新狀況,十足臨場感,
這樣的方式我沒有嘗試過,但我的手寫日記就是一本SNG式的旅行記錄,
沒做過的事情就是要試一試,這一段我就用日記上的文字直接來表達。



2007.8.25(六)

在青年旅館得到充份的休息,同時Thomas細心的規劃接下來的路程,
要走的路線不是最短距離,我們要從濱海省份Maritimes的北邊沿海岸繞行,
手邊沒有電腦,只拿著地圖,徒手計算里程、天數、日期,
大約估計一下到Halifax的距離,還需要22天,加上休息天大約9/25抵達,
我拿起這三個月的帳單也計算一下,大概還需要費用1500。

帶著收尾的心情,再度上路。

雲依舊陰且黑沈,騎不到10km又下起雨,專心騎車了。


告別舒適的青年旅館


河與天一色




景觀大不相同了,我們在丘陵之間穿梭,暫時看不到大河。

下雨天Thomas也很專心騎車,他現在會騎在我的後方,
以前他會覺得我騎太慢他的膝蓋受不了(踩踏的轉速提高,膝蓋的負擔比較輕),
經過三個月,現在我的速度稍為提升到一般人正常的速度,這個速度Thomas比較好跟,
一開始他跟著我,我會有壓力,
久了我確認他不會覺得太慢,就用我自己的速度前進,不用特別加快,
兩個人一起騎有不同的樂趣,隨時可講話聊一下,看到什麼想到什麼可以立刻和另一個人分享。


風吹來忽冷忽熱的,已經是秋天的感受,
穿上Oddlo(長袖排汗內層保暖衣)+Windstopper(防風軟材質)的紅紅衣,
天氣好時大太陽下還是會熱,Oddlo要換成一般長袖排汗衣,
Windstopper防風紅紅衣四季都在穿,我連夏天的晚上都要穿上紅紅衣防風保暖,
重度使用之下,紅紅衣的正反面已經曬成不同顏色了。












在Trois-Pistoles的「?」(Information Center),
問了一些132省道到下一個省份New Brunswick的狀況,
「?」內的阿姨很熱心的告訴我們許多資訊,還送我們紀念幣。

因為選擇較遠的路線,我們已經遇不到騎單車cross Canada的人了,
在Quebec City遇到的單車團隊已經在往New Foundland(紐芬蘭)的路上了吧。

往這條路的人車都是要去Gaspesie玩的,
Gaspesie是個深入海灣的半島,中央有高山,道路在四周,繞一圈可以玩遍,是個熱門觀光路線。
路上有許多觀光車潮,大都與我們反向,遊客都是開車族,頻率相差很大,和我們的交集也不多。

過了Trois-Pistoles許久,終於看到露營地的標誌,
往露營場方向的路是個大大的下坡,可以遠望到河邊,
看過去視野很遠了也沒看到露營場,忍痛下滑陡陡長長的下坡,明天要還的,
滑到底竟然接上今天不敢去騎的La Route Verte單車道,
這一段La Route Verte在地圖上全是陡上陡下的標誌,而且是off road非鋪裝路面,
我們一直說這裏是朋友卡夫的天堂(但是旅行回來發現這段時間卡夫同學更進化了),
對我們來說,看看就好。












幸好露營場不遠,進了營地,選了安靜的樹林營位,
但草地摻了沙地,沙子會黏在外帳上,如果避開沙子,地又不平整,
光是要選定搭帳棚的位置,兩個人的情緒又起來了。
仔細想自己的情緒從何而來,
很簡單的只是覺得在青年旅館整理的乾乾淨淨的所有裝備又要弄髒了,
有點生氣,又沒有立刻察覺,
就順便把找露營地的不順利、明天要還的上坡…情緒不知不覺中加上去,
找到情緒的來源,其他就容易了,
沙子看起來髒,又不是真的髒,野外其實都是塵土而已,
這裏有水有電有Shower已是萬幸。
這麼想就知足而安了。

半夜,下起雨了。


2007.08.26(日)


早上雨一直沒停,我們在帳棚裏面寫日記看地圖等雨停,或者討論雨不停看要怎麼辦。
搭營的位置,往上看是在樹蔭之間,有下雨時,雨聲嘩嘩,雨暫歇時,雨滴嗒嗒,
因為還有從樹葉滴下來的水打在帳棚上的聲音,……這樣下去即使沒下雨,帳棚也不會乾吧。
等到十點雨停了,從帳棚內爬出來,慢慢擦帳棚,收起溼溼的帳棚,
考慮要等帳棚乾了再走,還是…,看天色不知道還會不會下雨,或者…,來來回回想好多,
最後決定不管了,出發。


帳棚內的小宇宙


下雨時帳棚幫我們擋雨,雨停了我們幫帳棚擦乾










中午看到雲開了,藍天露出來,陽光透過雲層灑下來,
久違的陽光呀!好開心!
很單純的看到陽光而開心,很單純的快樂。

在路邊攤(Cantine)吃Poutin(熱的薯條加起司塊加鹹醬),順便曬帳棚,
看小朋友開心的玩秋千,等到帳棚乾鬆乾鬆時收起來,又是一頂好帳了。









今天順風騎起來很順,一路沿著大河騎,但有時看不到河,左邊是山右邊也是山,
La Route Verte單車道可能在右邊的山中不斷的上上下下著,
這段路盡是魁北克鄉村田園風光,麥田、穀倉、房屋錯落,
很像台灣東部鄉村景色,讓人聯想到花東縱谷中的平原,讓兩山包圍環抱著。












我和Thomas的距離有時又拉開了,我照著我的步調前行,Thomas為了拍照會走走停停,
我在前方看到「?」(Information Center),
順著路往回看,看不到Thomas的身影,又有點急著上廁所,
只好把車停在顯眼的位置,之前已經試過幾次,Thomas都會看到跟著停下來,
通常看到「?」或是路邊攤,我們習慣都會停下來,尤其是路邊攤(Cantine),我還會先去點餐,
想想沒問題,走進「?」裏面,解放去。

走出來沒看到Thomas,走到馬路上張望,後方無人,往前方看有一個人影,
我回頭把單車牽出來,人影已經變成一個小點,認不清了,
我騎上車追上去,又不確定前面那個小點是不是他,只能不停的往前追,
經過一些路邊攤,還要停下來東張西望看看Thomas會不會在裏面,
又想著別看了,快點追上前面的小人影。

遇到一段上坡,我踩踏的速度更慢了,根本追不上前方的黑影,
在一段長直路前,我終於確定前面的人是Thomas了,
Thomas則是一直沒發現我在他後方明顯處,
他依然拍照停停騎騎,只是感覺:「好久沒看到前方的老婆了,
老婆今天好像特別賣力騎,騎這麼久還沒看到人。」有點奇怪而已。
在一個下坡路段,Thomas又停下來拍照,我終於可以追上他了。

「咦?妳不是在前面?怎麼會…?」我從他後方出現時,他嚇了一跳,
他說他也有看一下我停留的「?」,但沒看到我或我的單車。

一段插曲,讓我的恐懼又上升了。

腦內有無數齣的小劇場同時上映:
Thomas會不會不是在前面,而是在後面?我一直往前不就離他愈來愈遠?

我一直追不上前面的小人影,有時還看不到影了,會不會跟丟了?

他會不會也停在一個路邊攤,我沒看到又錯過,兩個人到晚上都還碰不上面?

在異國鄉野,兩個無法互相連絡的人,會不會就這樣遺失彼此?

小時候的卡通「千里尋母」,或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不都是這樣演的?
但戲的最後他們總是相遇了,我的恐懼所編劇的戲則是從來沒有在現實上映的機會。

註記:
旅行中不能控制的事情這麼多,如果要每一件事都在自己掌控的範圍,旅行就無法開展起來。

我謝謝恐懼所帶給我的警語,但我不選擇恐懼指出的唯一方法:
因為害怕而從此和同伴緊緊相連,然後失去兩個人各自的空間。

我選擇信任。

當然我會小心一些注意同伴的去向,
同時我也可以利用長時間培養的默契心電感應一下,讓他知道我的感覺或者去得知他的狀況。

其他能做的就是信任,信任所有會發生的事情都是旅行的一部份,
是這些信任才能讓我們走到這裏,憶起這些就能讓我安心的繼續騎下去。













Le Bic國家公園臨著聖羅倫斯河,旅遊小冊的資料上寫有各種步道、單車道、碼頭、營地,
看起來小小的很可愛,本來想去,但天氣不太好就略過了,
經過Le Bic國家公園的這段路起伏很大,風景相對就很美。












過了Le Bic國家公園,又錯過Le Bic小鎮上的露營場,因為一直看不到露營地指標,
只好再多騎九公里,在一個下坡中,看到了Rimouski城,也看到下坡半途中的露營場,
和Motel同一個櫃台,老闆娘要我們自己去營地看看,選一個喜歡的營位,
我們直接說謝謝不用了,在櫃台這裏選一個就好,
實情是累了,眼看就要可以攤平休息了,沒有力氣走進營地、到處繞、再走出來,
這次選個離Shower近的營地,進入營地搭好帳,
這時又看到兩位白髮的老先生老太太牽單車進營地來,和他們打過招呼,
他們選在我們對面的營地搭帳,然後精實而快速的煮東西吃,接著洗鍋碗,
我們則是欣賞對面紮實的營地生活,一面懶散的吃著麵包配果汁,
然後洗澡,進帳棚,看地圖,休息睡覺。


2007.8.27(一)

一早老夫婦已經在煮早餐吃早餐,等我們出帳棚,他們已經打包快好了。
老先生過來打招呼,問我們從哪裏來?一天騎幾公里?轉身回去了,
我問了他「How about your trip?」他沒聽到,
兩位老人家推著車,車上掛滿用塑膠帶包得密實的裝備,
穿上黃色風雨衣,戴著防風太陽眼鏡,出發了。
我們嘆為觀止,精實離我們好遠了,頻率不同話也就不多,所謂道不同不相喇賽是也。


一早醒來看見的美好景象


收拾家當


Thomas把他的單車前後輪胎對調,因為後輪磨損的蠻嚴重的


平日勤於保養單車




我們龜速出發,下滑到Rimouski城(瑞慕斯基城),
在橋上發起呆來,今天天氣好,步調又更慢了。
在橋上拍橋下我們的剪影,然後自己發呆也看河上的鳥在發呆,最後是我們輸了,他們是專家,
許久之後我們才沿著單車道前行,進入城鎮市中心區,
城裏有許多補給,我們盡量補充備糧也吃飽,
在Subway一人一條footlong十二吋潛艇堡,在IGA supermarket買麵包果汁,
看到Tim Hortons 又停下來,再吃Tim Hortons Begals(貝果),這樣才夠力,才有吃飽的感覺。












過了Rimouski,在St. Luce,Thomas宣佈我們的里程4000公里,莫執著。


踩踏四千公里


倚車靜觀遼闊大河







沿著河邊小路走,又是不停的拍照,走一小段小路就要回132省道了,
整理心情去面對車流,就在要踩下踏板騎省道之前,天使出現了,
這次天使化身為一個光著上身、小腹微凸、聽著音樂、騎著單車的大伯,
他站在另一段小路的入口,對我們招手,指著小路,
看我們猶豫一下,他更用力的招手,我們才牽車走過去,
他告訴我們這條小路好走,風景好,適合我們這樣騎單車的人騎,不用現在就回省道,
地圖沒標示,路上沒指標,我們差一點又錯過美景,投身進入忙亂車流中盲目前進。










果然小路好騎又美麗,有些地方是觀光景點,許多渡假小屋沿著河邊而立,
路上遇到都是很放鬆的觀光客,連住家的狗狗都很放鬆,
忽然看到一台Renault R5,雷諾五號,很經典很可愛的老雷諾車,
不容易呀,加拿大的雷諾絕跡已久,還能看到一台能跑的不容易,
R5長的真的很可愛,我忍不住停下來看R5,
車主Roger剛好也抵達他的渡假小屋,停好車下車來,
Roger是一位熟男帥哥,看到我很親切的和我打招呼,
他問我從哪裏來,從哪邊騎過來的,我則是對他的R5感到興趣,
Thomas隨後過來,看到R5也好興奮,我們兩個把單車放在一旁,繞著Roger的R5打轉,
從各種角度到處看R5到處拍照,控制不了自己。

Roger說R5是他的summer car,冬天不能開,這裏的冬天太冷了,
夏天短途的他就開著R5到處跑,零件他自己找自己修,
他還備有一台零件車,朋友都說他起肖crazy,
在台灣正好有一群自稱肖仔的雷諾車主(我們也是其中之一),
哈哈!原來開雷諾車的人到哪裏都是肖仔。

Roger在Le Bic國家公園工作,他熱愛大自然,專長是攝影,
他也曾經到許多地方單車旅行,但背痛之後就沒再長途單車旅行過,
最近他在這附近划獨木舟(Kayak),可以從Le Bic花一、二個星期划到Gaspesie半島的尾端,
正好是聖羅倫斯河出海口這一段,我們聽了好神往,那一定是很棒的旅程。















開心的和Roger說bye bye,我們也慢慢的向聖羅倫斯河說bye bye,
同行近一千公里,我們即將離開聖羅倫斯河身邊,
聖羅倫斯河,藍色的大河,閃閃發亮,
看著河水穩定的向東流去,她說:keep on going.
我的旅行正處在失去目標和動力的狀態,
而大河鼓勵我繼續走下去,順勢而行,繼續走。












過了觀光區離開小路,回到132號省道,高速公路也正好結束,
各種大型小型車輛匯集到132省道,車速比一般省道的車還要快,
騎在路肩,被大車的尾風掃的很難過,
其中一輛車非常逼近我又不減速,尾風掃得我暈頭轉向,
我氣的對那輛車子比食指(因為中指一時拉不出來比)。
另外一輛小轎車高速行駛中忽然緊急煞車,
位置正好在Thomas所在的旁邊,高頻的聲音吱--的穿越耳膜,
一陣白煙從輪胎冒出,燒焦的味道出現,
幸好最後一刻小轎車控制住前進的方向,然後又揚長而去,
真的是好危險,讓人嚇到會發抖。

餘悸猶存的我們剛好看到一攤路邊攤,趕緊進去吃些東西壓驚,
吃完推著單車回到馬路,Thomas發現他的單車後輪沒氣了,
這是四千公里以來第一次破胎,老天爺非常照顧我們了,
牽車回到路邊攤,找個空地檢查單車,
早上Thomas才在露營地花一些時間把他的前後輪外胎對調,
因為後輪看起來磨的差不多了(輪胎對調平衡前後輪磨損的狀況),
早上才拿出來用的換胎工具,想不到現在又要拿出來用了,
看了內胎破的狀況,確定是早上拆裝時夾傷了內胎,是自己造的業。






再花一些時間換好新內胎,然後騎到Sainte-Flavie的一間B&B附設的露營場露營,
露營場是很乾淨、清爽的草地,只有幾個營位,使用B&B的衛浴,
老闆娘聽到我是從台灣來的,請我在她的世界地圖上釘上台灣的位置,這是台灣的第一個小圖釘。

搭好帳,洗個澡,出來抬頭一看,霞光滿天,
露營場對面正對著聖羅倫斯河,路邊有一個可看風景的停車場聚集了很多人在看夕陽,
太陽正要沈下去,太美了,我呆看十秒,衝回帳棚抄傢伙(相機),
Thomas已經抄好傢俬跑到對面去,停車場的人此時紛紛離開,因為太陽西沈了,
而雲彩正濃,顏色變換,目不暇給,好美的天空,
我們意料之外的多欣賞一次美麗的大河夕陽,
謝謝Fleuve Saint Laurent(St. Lawrence River),送給我們美景道別。







上下兩張雲彩照片,是Iris(上)與Thomas(下)同一時段同一地點拍的,
兩相對照之下,發現攝影真的能表現內心狀況,相對於Iris拍下紛亂糾結的雲彩,
Iris對Thomas承認:「你的心很平靜。」


















待續.....


【相關閱讀】
另外一天的大河夕陽:聖羅倫斯河 - 單車勇士
創作者介紹

Love Moments

iristhom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Farmer
  • 好美的大河~~
    一時之間找不到人是很恐懼的,我曾經歷過
    前年在紐西蘭皇后鎮與老婆走失了
    從下午三點開始相互找人
    到八點多商店都打烊了
    街上剩下的二個人終於碰到了
  • SCHGUN36
  • 相片好美喔
    都可以當明信片了!!

    原來日誌是敘述以前地事呀
    難怪我覺得時間上有點怪怪的(和其它篇比較)
  • lcefi
  • 夏天到了 真是热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