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皇后鎮是充滿動感活力的戶外活動之都,
深秋的皇后鎮,
夏日的燦爛漸漸遠離,
黃色的葉子落滿湖畔的草地,
空氣中已經有了些許寒意,
大地漸漸沉寂,
大自然的循環由外轉往內。









我們在鎮上休息了一天,
沿著湖畔漫遊。
記憶中的五月底,夏天的熱力正要開始,
然而南半球的這裡,秋意正濃,
冬天的腳步近了。












湖畔有許多水鴨在草地覓食,
我們驚喜於它們可以讓人親近,
於是便坐下來悠閒地看著它們。
看過法國的紀錄片"鵬程千萬里"之後,
對於這些可愛,有時帶著些傻氣的候鳥,
便有著無比的敬佩。
希望有一天,
那些選擇台灣作為中途休息點的候鳥們,
也能發現那裡的人們所散發出的友善,
願意讓他們親近。









大部分的人在青年旅館都吃的很簡單,
有時也會有人特地採買新鮮食材煮出讓人羨慕的豐盛料理。
晚上煮晚餐的時候,
對面有位先生正在做義大利麵,
旁邊正好有的另一位義大利先生,
他看了一陣子,忍不住過去指導一番,
最後把鍋鏟接過來親自示範,
果然不一會兒就香味四溢,
他得意得說:"這才是義大利麵!"

Queens Town 青年旅館




巴士上的畫展

天未亮的清晨,坐上巴士起程,
隨著天色漸漸變亮,
景物也跟著鮮明起來,
我們像是在巴士上參加一場畫展,
兩邊的車窗像是畫框,
如畫般的風景在其中不斷更換。






一開始是蔚藍的天空、鮮綠的草,加上燦爛的朝陽,
沿著湖邊和緩起伏,
進入更南邊之後,開始變得寒冷,
漸漸地陽光消失了,
車子進入雲和霧之中,
窗外盡是蒼涼的色調,大地被冰霜覆蓋,
原本燦爛的色彩只剩下灰與白,
濃厚的雲霧阻擋了陽光,彷彿回到日出之前的昏暗,
偶然間,光線穿透薄霧,蒼涼變成了柔和,
在地平線上方不遠的朝陽,不再金光四射,
成了灰幕上的淡淡光暈,柔和的光輕觸著大地、樹木和屋舍,
瞬間經過的風景,在心中凝結成永恆的畫面,好美。


















在這個國度南方不再是溫暖陽光的代名詞,
愈往南行,愈是覺得冬天的腳步近了,
清晨的覆蓋大地的霜,讓人感到寒意。
車子停在Te Anou休息,
一下車冰凍的空氣迎面而來,
戶外的溫度計顯示著零下九度,
Te Anou湖上仍然被白色的霧籠罩著,
湖面是一片深灰,霧氣中隱約看見的其他景物則是黑色的,
走近湖畔,像是進入水墨畫中。












接下來漸漸靠近山區,
一段時間之後,窗外的風景又改變了,
雲霧消失,色彩重新出現,
我們進入了山谷,陽光再度灑滿大地,
開闊平坦的草原兩旁,聳立著拔地而起的山嶺,
長長的山嵐漂浮在其中,米黃色的草隨風搖曳,
我們又回到了魔戒電影裡洛汗的國度。


















山嶺愈來愈高,山勢愈來愈雄偉,
這些線條在藍色天空的襯托下愈顯得深刻,
然而當這些景物倒映在Reflection Lake寂靜的湖面之中時,
完美的鏡射和強化對比的濾鏡效果,
使得景色的張力倍增。






終於進入山區了,
窗外的景物視野變小、變近和變高,
隨著山路峰迴路轉,
畫面更迭不斷,令人驚呼的景色轉眼間變被置換。
冰河削切而成的險峻山峰和圈谷羅列眼前,
傾斜的陽光照不進許多地方,
畫面的大半,經常只是黑色的山影,
從左右兩邊傾斜交叉而下,
然而在黑色的山影之上,
常常會不期然出現白色的山峰,
靄靄白雪被陽光照的閃閃發亮,
然而隨著山路轉折,往往一下子就消失在畫面裡。












盤旋而上的山路在經過一座隧道之後,
翻過了最高點的隘口,
眼前豁然開朗,
我們俯視著綿延而去的山嶺,
左右交錯,逐漸低斜延伸到遠方,
延伸的盡頭便是大海了,
山嶺還未來的及降低,便直伸入海。
這是許久以前冰河創造的地形,
造就了壯麗的峽灣。

一路在山嶺間盤旋下降,
終於接近了海平面,
來到米佛峽灣的起點Milford小鎮。
從碼頭望向海,
原本應該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卻有著彷彿錯置的景象,
自海平面拔起直上一千多公尺的山峰,
如同陣列般地出現在海面上,
雲層覆蓋了天空,
黑白的畫面更增添了奇幻的感受。






海上巨門

我們航行在高聳的峭壁之間,
高大的山嶺在航道兩旁不斷延伸著,
隨著航道彎曲而交錯,像是海上一道巨大的門。
穿越一座座大門,
像是撥開一對對巨大的簾幕前進,
水面愈來愈寬闊,
山嶺分得愈來愈開,也愈來愈低矮,
直到所有簾幕都被揭去,我們終於面對大海。


















這裡是極地邊緣的海洋,
我們曾在西海岸聽到冰洋大海的歌唱,
和我們熟悉的海很不一樣,
但那裡像是序曲,
而這裡滔滔的海浪,正演奏著雄渾的樂章。

天空依然佈滿灰色的雲,
灰白的光在厚厚的雲層中透出,
海是深沉的灰褐色,
遠方的浪淘微微閃爍著亮光,
冰洋大海壯闊無邊,
留在我心裡的畫面卻是寧靜的。






灰色的峽灣,
黑與白的峽灣,
接近南極圈的大海,
這是留在我心裡,壯闊而寧靜的畫面。









船轉向回程,
從峽灣和大海交接的地方轉身,
再次迎向一座座巨大閘門。
來時穿越這些巨門時,望著的是遠方的海,
回程時,
層層巨門之上,是高聳的白色山峰。









天空中的雲開了,
陽光照進峽灣,
藍天白雲下,峽灣換了另一個面貌。












一位來自新加坡的大男孩對我說,
他幾天前請好假,隔天便搭上飛機來紐西蘭,
沒有太多規劃,
嚮往這個國家,有機會便來了。
他去過許多國家,常常都是隨性地出發,
來自熱帶國家的他,和弟弟共用保暖衣物,
只要兩個人不同時前往寒冷的國家就可以了。
我很羨幕他的隨性,
也很羨幕他,能在很年輕時便開始探索世界,
藉著旅行寬廣自己的視野。
然而,我還是很開心自己當了個超齡的背包客,
我的心依然年輕,我的身體還可以負荷,
我的夢想還在生起,
往後,還有許多夢和探險在等著我們。






小小的遊船開向一座瀑布,
那是一座由垂直的峭壁直瀉而下的大瀑布,
垂直落差有將近160公尺,
我們愈來愈接近瀑布,
自高空垂下的絹帛,變成了映滿眼簾的寬闊水幕,
水的力道和氣勢非常驚人,發出巨大的聲響,
我們穿上雨衣,低下頭,彎下腰,
終於船開進的瀑布的外緣,
水柱垂直地灌倒在我們身上,
小小的水滴,躍下深谷之後,
才知道它有著巨大的力量,
短短幾秒的瀑布洗禮,教人難忘。












最後一個禮物

紐西蘭之旅已經接近終點,
最後一個禮物,來自一個印度家庭。
一個有著兩個小孩的印度家庭,
和我們共乘巴士來此,也共乘遊船。
在船上我一直拿著相機,不斷地拍照,
那位印度先生經常看著我,
不過他的眼神讓我不太舒服,
我以為他是不友善的。

我有著將自己的價值建立在外界觀感的課題,
在出國旅行時這個課題更明顯。
我將自己的一些負面想法投射到他身上,以為他也有那些想法。
直到在回程的巴士上,
這對印度夫婦走到我們的座位上,
太太問我們可否看一下我的相機,
因為她們也有類似的機器但有一些問題。
我們友善地回應後,
先生也露出了笑容,高興地把玩著我的相機。
那時我才了解他看著我的原因,
也許因為較為靦腆,因此閃躲的眼神才會讓我比較不舒服。
我們相談甚歡,
最後送了兩套台灣的郵票給他們的小朋友。

釋放掉種族,膚色的偏見,
放下自卑與自大,優越與歧視,
才能真正看見彼此,
知道人們內在相同的,遠大於外在相異的。

而我也藉由他,中性地反射我的內在想法,
那些問題是我的,並不是他的。
外在的世界是內在的投射,忠實地反應著我們的內在,
問題的根源往往不在外在,而是在自己裡面,
外在世界中看起來是原因的,
其實已是問題的結果。

我必須記得,
自己的價值來自於存在本身,
而非來自於與他人比較,
或是外界的評價和觀感。

像這樣的映射其實在生活中一直都在發生,
只是在旅行中,
暫時跳脫了平日生活的常軌,
沒有了許多喧囂不止引開注意力的瑣事,
同樣也沒有了不想面對或是暫時逃避的選擇,
所以會深刻地體驗著必須面對的課題。


告別

傍晚時分,再次回到Te Anou,
此刻的帝阿腦湖氤氳不再,
早上的迷霧世界已經消失無蹤。
太陽剛剛掉到山的後面,
前一刻金光閃耀的湖面,還有著螢光般的餘溫。












車子穿越來時遍佈冰霜的原野,
整片原野沐浴在的燦爛的金光之中,
金色天空像是在燃燒著,
地平線上絢麗的晚霞,
像是這個國度最燦爛的告別,
我們緊握著彼此的手,
心中充滿無盡的感謝。









在這個白雲的國度裡,
我們被清洗得那麼輕盈,
卻又被裝滿滿的,
真的被裝的滿滿的了...

慷慨的白雲之鄉,
無盡的感恩,
在我們心裡。




創作者介紹

Love Moments

iristhom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uangsuchin
  • 1992年我把巴士窗外的一幕用油彩轉化成"車窗外的一幅畫",並且成為1993年第一次畫展邀請卡上的內頁,
    紐西蘭"巴士上的畫展"成為台北真實的畫展

    很高興與妳們感受到相同的意境!
  • Dear Suchin,

    在紐西蘭搭巴士真的是很享受的事,
    坐得很舒服,視野寬廣,窗外一直有著美麗的風景,
    有幾次真的感覺好夢幻,景物一直在變化,
    像是小朋友的夢境,想像力可以飛得很遠。

    把紐西蘭車上的畫展變成真實的畫展,真是太奇妙了,
    很羨慕你能把腦海接收的影像,通過自己的心靈,再變成紙上的畫,真好~

    iristhomas 於 2008/05/05 12: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