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Wanaka鎮上走著,
經過Lake Wanaka湖畔,前往這裏的環境保育局(DOC)。












我們想去走Aspiring國家公園的一段健行步道,
到山屋(Aspiring Hut)過一夜,
因此需要付費取得許可。
這是一段平緩而美麗的健行步道,
只是天氣開始變差了,下雨的機率很高,
讓我們有些遲疑。
DOC的小姐詳細地告訴我們路況,
途中會經過一段小崩壁,還有幾條小溪要越過。

「如果下雨的話,溪水有多高?」
「不會很高,跳著石頭就可以過去了。」

不知道紐西蘭人的很簡單是否真的是很簡單?
雖然最後還是買了許可,聯絡好接駁車,
但我們的心裏仍舊掙扎著去還是不去...









隔天清晨,
天空下起了雨。
儘管有些忐忑,心裡卻渴望著走這一段路,
於是我們還是背起行囊出發了。

車子沿著湖和河前進,
由柏油路,變成土石路,
再變成涉過小溪流,
終於抵達道路的終點,步行的起點。
Iris發現她膀胱有些發炎的徵兆,
而我則是擔心著路況,不知膝蓋能否負擔...
站在步道的入口,
雨自灰暗的天空落下,雲霧遮住了遠方,
我們各自面對著自己的考驗,踏進未知的旅途。



邁向未知

上路了,
一開始路徑穿過牧場,
羊群就在我們身旁不遠處,
緊張地避開我們兩個陌生人。
細雨一直下著,
路徑也變得泥濘,一路上遍佈的羊糞和牛糞,
和泥巴混合在一起,
變成怎麼躲也躲不掉的糞泥。









我們走在雨裡,
沿著寬闊的河床邊緣行走,
河水之外,都是平坦起伏的草地,
一直綿延到兩旁的山腳下,
再接續成森林。
前方是一個大大的河灣需要繞過,
遠遠就看的見,但是走了許久,一直繞不完,
也許是行走在雨裡的關係吧,
總覺得路途變的遙遠許多。






路徑隨著河床高高低低,起起伏伏,
有一段路我們走在平坦的草地上,
綠色的大地佈景上,
有著數不清的米色線條,隨著山谷吹來的風,
全都用優美的弧度,往我們的身後俯臥。






漸漸地雨愈下愈大,
隨著路徑漸漸進入河谷,
由山谷深處吹來的風也愈來愈強,
冰冷的雨水被風吹著,迎面打在臉上。

經過幾道小溪流,
原本是可以跳著石頭過去的,
然而下雨使得溪水漲高,
只好戰戰兢兢地涉過溪水,
身上最後維持乾爽的雙腳也變濕了。

來到大河彎的中點,
為了避開一段崩壁,必須高繞過去,
山路陡昇,在風雨中走起來覺得更加辛苦,
然而爬上高點之後,
下一段的河谷景色躍然展現在眼前,
那是一個美麗的河谷,
即使在雨中、沒有陽光,
即使只有綠色和土色,
仍然有許多豐富的層次。
遠方是一片灰白,
雲霧遮蔽了天空和山谷。
然而偶爾透空的雲霧中,仍然看的到雪白的山頭藏在其中。












離開崩壁,河谷漸漸變的平緩,
我們再一次走在草原裏。
來時的路已經看不見了,
兩旁是高聳的山壁,因為雲霧而看不到盡頭,
遠方的山谷,也漸漸消失在雲霧裏,
眼中所見的,盡是淡綠色草原,
草原的邊緣,則是墨綠色的森林。
被雲霧遮蔽的視野影響了距離感,
只覺得自己一直走在淡綠色的世界中,
漸漸地心裡也開始疑惑,
地圖上的山屋到底在何方?






不知不覺中,墨綠色漸漸佔據了視野,
我們愈來愈接近森林了,
路徑帶著我們進穿過森林的邊緣。

森林好像一座庇護所,
寧靜的氛圍撫平了我們的不安,
望向看幽暗的森林深處,
還有身旁枝幹糾結的樹木,
我們覺得自己正身處在奇妙的法貢森林裏。

離開了森林之後,心裡安定許多,
繼續往前行。
終於在爬上了一個小台地之後,看見山屋了!






山屋

風雨中的Aspiring Hut看起來特別美麗,
石造的山屋,散發著撫慰人心的力量。
脫了鞋、掛好雨衣、雨褲,走進山屋裡,
發現裡面非常乾淨而寬敞,
壁爐、廚房、餐桌和床位,處處散發著居家的氣氛,
可以想像這裏是由志工和每一位來到這裡的人所維護和珍惜著的。

我們的身體因為潮濕而愈來愈冷,
於是便試著升起爐火,
當熊熊的火光出現的時候,
我們的身體和心裏瞬間溫暖了起來。






山屋裡原本的住客回來了,
原來是一對日本情侶,
他們是登山的嚮導,隨著季節在日本和紐西蘭工作。
很特別的是,他們是騎著登山車進來的,
在這裡住兩晚,探索附近的步道。

不一會兒,一對中年的紐西蘭夫婦也抵達山屋,
屋裡變得熱鬧了起來,
我們互相介紹自己,認識對方,
也談談對紐西蘭的印象。
那時兩岸正有一些互動,新聞也出現在紐西蘭的報紙上,
只是對大部分的紐西蘭人而言,
實在無法了解兩岸的關係。
我用小朋友說故事的方式,大略說了一下兩岸的歷史背景,
紐西蘭先生聽了之後,詢問我對於中國飛彈威脅的看法,
我想,時間、溝通、理解和和平,
也許是解決問題最好的方法吧。

在山屋裡,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們聚在一起,
真是特別的緣分。

入夜之後,
就著頭燈,我們各自吃著簡單的晚餐,
輕聲交談著,或是看著書。
一陣子之後,燈陸續熄滅,
寧靜的夜裡,大家漸漸入睡。

Iris怕冷,
於是我們將睡墊舖在靠近壁爐的地板上,
漆黑的夜裡,
只有微微的火光和木塊燃燒的聲音,
那是一個寧靜而安祥的夜晚。



平安

午夜時分,忽然下起大雨,
屋外風雨交加,不時傳來閃電和巨大懾人的雷聲,

幾近完全的黑暗之中,
平時賴以得到安全的視覺被關閉了,
感官只剩下狂暴的大雨落在大地的聲音、
從虛空中倏地傳來的巨大雷聲,
以及從暖爐的方向傳來的陣陣溫暖。
只有當雷聲之前的閃電出現時,
才有一瞬間能看清週遭,從幽暗的世界中回到山屋裡。
漸漸的,我習慣了這樣的黑暗、風雨和雷聲,
身體慢慢地放鬆了下來,
進入了另一個深層的世界,
很奇妙地,一種平安的感覺自心底升起,
此刻外在世界看起來令人害怕,
內在的世界裡,
我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過的平安,
平安由內緩緩傾注而外,直至盈滿了我的全身。

我知道這是這座山屋給我的禮物,
讓我永遠記得這一刻,
記得在任何時候,
平安常在我心;
在感到遲疑和害怕的時候,
記得回到這間山屋裡,回到心裡的這個地方。


清晨昏暗的光線中,外面仍然飄著雨,
灰色的雲仍未散去,一切都是暗沉、冷冽的色調。
我在寒冷的溫度中漫步在山屋四周,
輕撫牆身的石塊,碰觸貯水槽裡冰冷的水,
坐在屋簷下的長椅上,看著遠處堆放著的材薪,
河谷通過山屋,繼續向高聳的山峰裡延伸。

等到我們整理好背包,將山屋打掃清潔,
準備要啟程的時候,
外面已經是一片光亮,山屋裡到處都是燦爛的光線。
走出戶外,天空是深藍的,幾片白雲高高掛著,
昨日風雨中來時的路依舊清晰可辨,
但是卻彷彿像是另一個世界,
陽光溫暖甜美,森林翠綠而充滿活力,
河谷變得好美麗。










昨日提供我們庇護的法貢森林




我滿懷喜悅地踏上歸途,
然而Iris卻必須面臨另一個課題,這個課題以劇烈的方式呈現。
她的發炎情況變得很嚴重,在疼痛之中必須常常停下來,伴隨著出血。
我心疼地看著她無法享受這一路的美麗,
只能焦急地往前走,在心裡告訴自己這對她是有意義的。






我儘可能地停下來欣賞週遭美麗的景象,
一幕又一幕,像是昨日歷程的倒帶,
一切的景物,山的輪廓、河流彎曲的線條、森林和草地的比例變化都是一樣的,
但是被著上了完全不同的色彩,亮度和色調都截然不同,
我著迷於行走在這個山谷裡,現在它和我在網路上看到的描述一樣了,
這真的是一段迷人的步道。















走上高繞的最高點,
昨日從這裡遠眺,風雨裡前方的路轉進了迷濛的未知,
今日卻帶著山所給予的祝福,滿懷喜悅地回望山谷。
依依不捨地轉身走下高點,頻頻回頭望,
此時內心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Don't look back, go ahead.
Seek Peace not only in the hut, but also in your heart.
Bring Peace with you, back to your life.
Be with Peace, be at Peace, be Peace."

"別回頭,往前行。
除了在小屋(hut)裏尋找平安,也在你的心(heart)裏尋找。
帶著平安一起回到你的生活,
帶著平安,處在平安裏,成為平安。"

謝謝你,
謝謝你, Aspiring Hut,
我聽到了,也感受到了,
我會記得的。
我知道在我心裡,
永遠有一座Aspiring Hut。









回到Wanaka小鎮,
我們決定多留下來一天,讓Iris好好休養。
那是個美好的一天,
我們在Wanaka YH裡,享受著簡單的生活,
煮了簡單的食物,在庭院的椅子上度過了一個悠閒的下午,
傍晚時分,晚霞出現在天空,
從淡淡的粉紅,慢慢變成鑲了金邊的燦爛紅色。


















晚上我們在鎮上吃到了雲吞湯和炒飯,
雖然很貴,但是吃的好高興。
餐廳裡有一幅世界地圖,
上面釘滿了圖釘,代表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
我們也在小小的台灣上面釘上了一個圖釘。

隔天清晨,
走向巴士站的途中,
經過了湖畔的一片大草地。
晨光中,遠方的山、湛藍的湖和發著光的草地,
構成了一幅洋溢著幸福感的景象,
這是Lake Wanaka溫柔而美麗的告別。















從這裡我們要暫別東部,
轉往另一個天地,西部海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isthomas 的頭像
iristhomas

Love Moments

iristhom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