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巨大渡輪,航行在南北島之間,
載著我們越過庫克海峽。

天空是純淨的深藍,大海也是,
再配上白色的船身,海水的鹹味,飛翔的海鷗,
以及船尾巴拖著的彎彎的、長長的白色波浪,
濃濃的海洋風情,一幕幕地在眼前流動著。









直到站在甲板上的人們紛紛回到船艙休息,
我仍舊到處走著,不時把進入眼中的畫面拍下來。






我常常不經意地四處張望,
總是有一些線條、光影或是色塊能帶給我驚喜,
我常常對著一些不起眼的角落、用著奇怪的角度拍照,
這樣的舉動引發了一位先生的好奇,
原來他也是愛好攝影的人,叫作Barry,
大約五十幾歲,從澳洲和妻子一起來紐西蘭旅行。
我和他分享了剛剛拍攝的事物,
有著同樣的興趣,享受著同樣的樂趣,
讓我們有著相同的微笑。
後來我才發現,
穿著紅色外套的他也在我先前拍攝的照片之中。















幾個小時之後,陸地又重新出現了,
我們航行進入頗為開闊的峽灣中,
小鎮Picton出現在眼前,
一群群可愛的房子從海岸延伸到後面的山丘上,
和諧地散落在藍色海洋和綠色山丘所構成的背景裡。






站在高高的船頭上往下看,
渡輪和陸橋銜接了起來,
裝在船身裡的大小車子,
一輛接著一輛開了出來,
除了一些大貨車,幾乎都是車頂載滿裝備的露營車,
南島果真是旅行的樂園。



Picton小鎮

走在海邊的街道上,
午後的小鎮顯得懶洋洋的,
我們在遊客中心問好峽灣健行的路線,
預定好接駁的水上巴士,
然後沿著地圖前往住宿的YH(青年旅館)。

這是在紐西蘭旅行最讓人愉快之處,
大眾運輸工具停靠的地方,
總是在遊客中心附近,
而遊客中心可以提供幾乎所有旅人所需的資訊和服務,
像是地圖、住宿、預約旅遊行程、預訂巴士、渡輪...等等,
而青年旅館、背包旅店、餐飲、超市甚至是露營區都在走路可及的範圍內,
在大城市如此,在小城鎮亦然,
想必這是經過長期的規劃整合,以旅行者的角度來設想才能完成。
我想這是除了風土人情之外,
能夠吸引全球各地旅行者的一個很基本也很重要的原因。

我們住宿在Wedgewood Lodge,
這家青年旅館和大都市裡的YH很不一樣,
它是一棟有點年紀的老房子。
住在這裡像是住在朋友家裡,
而不像是住在旅館。
兩層樓的屋子,保持得很完好整潔,
窗台、扶手、門把、家具,到處都散發著老房子的味道。
慵懶的午後,其他房客還未回來,只有我們在家,
陽光漸漸低斜,三面開窗的起居室裡也愈來愈讓人感到舒服,
沙發、地毯、書櫃、檯燈,都變的很迷人。
在廚房裡用著老式的電爐烹煮,
在小小的餐桌上吃晚餐,
靜靜的、慢慢的享受簡單的幸福。












漫步峽灣

坐著水上巴士,由串連起南北島交通的小鎮Picton出發,
漸漸遠離散佈在山丘上的可愛房屋,
沿著兩旁低緩而連綿的丘陵前進,
我們航行在南島東北部的峽灣區之中。









紐西蘭有許多峽灣地形,
千萬年前冰河切鑿了這些山谷,
地球回暖之後冰河消失,
上升的海平面形成了這些有如珊瑚般伸展的峽灣,
有些峽灣有著高聳陡峭直切入海的氣勢,
而我們現在所航行的夏洛特女王峽灣(Queen Charlotte Sound),
則是和緩而可親的丘陵,
也因此我們得以走在這些丘陵上,
看看它多變的面貌。

水上巴士帶我們到達了起點,
這條步道全部走完需要3-4天,
我們挑了其中較短的一段,大約十公里。

這段步道的入口







走在步道上感覺很愉快,
大部分的時間都穿梭在樹林裡,
林相和台灣北部海岸有點像,
平緩寬闊的步道也很像走在古道上,
路徑的起伏不大,但是卻有許多不經意的驚喜。
有時走在幽暗的密林裡,
繞過ㄧ個彎便出現光亮的出口;
有時穿越較高大而稀疏的樹林,
地上映滿了數林美麗的影子。

一個彎一個彎轉著,
一段又一段不同個性面貌的山路接連出現,
而往往走著走著,
樹林會突然打開一扇大窗戶,
藍天白雲、碧藍的海水和翠綠的山丘便出現眼前。
隨著山徑的蜿蜒,
每個樹林間處所看到的峽灣景色也不同。






這是很特別的海岸線,
附著著森林的山稜直接接上了海洋,
綠色和藍色交會所形成的線條,
在眼前和遠處彎彎曲曲的蔓延,
海水似乎被到處延伸的綠色山丘包圍了,
像是一座大湖。
走在樹林裡的時候,
覺得似乎是走在內陸的山裡,
然而樹林之外,幾十公尺之下,
不是溪谷,而是大海延伸進來的峽灣。






路徑漸漸遠離了海岸,慢慢的翻越一座稜脊,
海岸看不見了,
只剩下青蔥的樹林,
和許多的鳥唱著歌的鳥,
有些時刻我覺得自己好像走在台灣的山裡,
但是偶爾出現在路徑上,
跳躍著的鳥兒,
陌生的外型,
讓我又回到紐西蘭。









忽然間前方的樹林在上坡的最高處開個明亮的口,
走進那出口一幅美麗的峽灣風景乍然出現,
依舊是藍天、白雲、深藍色的海水和綠油油的山丘,
在這裡,我們翻越了稜脊,
開始緩緩下降,重新靠近海岸,一步一步走進另一個海灣(Inlet)。
行走在這座峽灣裡,就像是在一幅碎形的圖畫裡旅行,
大海首先延伸進一個個較大的峽灣(sound),
而每一個sound周圍,又延伸了一座座小一點的海灣(Inlet),
然後鑽進一座Inlet時,往往又會發現更小的灣(cove),
就像走進一片葉子,進入一個微觀的世界,
一片天地裡還有另一片天地。






接下來的路程是輕快的,
一路緩緩下降,
愈來愈靠近海岸,
在一路上不時可見的船,
也由從上俯視,漸漸變成就在舉步可及的岸邊。



禮物

原本應該是輕鬆愜意的後半段路程,
卻成了我們兩個人的考驗。
Iris腳程較慢,在國內總是需要花上普通人更多的時間健行或爬山,
來到紐西蘭,
這裡碰到的人,不論是西方人還是東方人,
行走的速度都非常快,雖然預留了二倍的時間,
但是一路上停留休息的結果,
使得時間變得有些緊迫,
為了怕耽誤了水上巴士和其他乘客的行程,
最後這一段路Iris走得擔心又緊張,
失去了健行的從容和悠閒,
然而Iris也知道類似的事情一再發生在她身上,
它們持續的反應著Iris內在相同的課題。

我也面臨著類似的情況,
到最後時間很緊迫,原因是我太喜歡停留拍照了。
趕路的時候,膝部的疼痛困擾著我,
一年多前,我的膝蓋受傷了,
其實並不嚴重,但就是一直無法完全恢復,
在漫長的復健過程中,
我漸漸看到了它所帶來的禮物。
首先它放慢了我的步調,
因為疼痛,不得不慢慢行走,不再疾行或跑步。
步調放慢之後,我突然發現自己的週遭原來充滿著許多美好和驚奇,
我開始能看見許多躲藏在角落的珍寶,也能聽見腳踩過落葉的沙沙聲,
在日常生活中如此,在工作的地方也是,
在旅行的途中亦然。

也因為發覺身邊有那麼多美好,
所以開始喜愛攝影,愛上記錄那些美的片刻。
然而,膝蓋的傷,經過長期的復健之後,
一直停留在一種時而改善,時而復發的情況,
直到有一天,我無奈氣憤的地問著,膝蓋啊!你為什麼那麼容易受傷?
一陣靜默中,我突然明白,這句話真正要對象是我自己。

身體是靈魂的容器,
我們的外在總是反映著我們的內在,
我所經驗的人事物是如此,
我們身體的疾病亦復如此。
膝蓋用一種相當生動的方式,
精確地反應我內在的問題:
我害怕膝蓋受傷,於是便將焦點放在它上面,
放大了這個恐懼,於是更多的壓力被分派到膝蓋,
肌肉變的僵硬來保護,但卻忘記了、失去了原本的力量,
結果是膝蓋更容易受傷,我真實地經驗到了我自己的害怕。

一模一樣的機制,
發生在我的心靈層面。
我同樣地因為害怕受傷,
而把焦點放在看起來是傷害的來源,
並在不知不覺中加以放大、扭曲,
然後把自己用硬殼包圍起來,誤以為可以保護自己免於受傷,
不自覺地釋放出攻擊性,以負面回應負面,
心變得僵硬,不再柔軟,
而結果卻是,我變得更容易感到受傷。

身體用這種鮮明生動的方式,
提醒自己從一再上演的情境中醒來,從一直陷在其中的模式跳脫,
要讓我記起:

你並不會真正受傷,
而那些看似傷害你的人,
並非真的想傷害你,
他們只是想要維護自己的價值,
或者他們只是在你身上看到他所不喜歡、不能接受自己的那一部分,
也或者,他們只是和你一樣,
一樣地害怕受傷。

每次膝蓋從改善中再次惡化,
在無奈之餘,審視自己,
總是會發現自己正在重複著害怕受傷的戲碼。
這次紐西蘭的長途旅行,
出發前就有著一些壓力,
因為這一個月裡,
有許多時間必須負重,
或是長距離的登山、健行,
擔心膝蓋的同時,
我也知道,
它會在旅途中,
時時提醒我覺知,
並且面對所有害怕受傷的情況,
不論是身體上的或是心靈上的。


從那時到現在,又過了三年,
膝蓋有改善許多,雖然酸痛仍然不時伴隨著我,
然而它帶來的禮物仍未停止,
在與它相處的過程中,
我體驗到了放鬆,以及放鬆所代表的信任。
在物質層面信任身體,
在心靈層面,信任生命的安排。

身體在病痛的同時,
自己也往往正處在類似的情況,由身體如實反應著,
面對身體的問題同時,也一步步面對了生命的問題。







拖著疼痛的膝蓋趕路的過程中,
我經過了一片海灣,太陽已經低斜,
被雲層遮住,
遍布礫石的小小海灣成了銀色和黑色的世界,
水是黑的,山巒是黑的,波光是銀色的,
石頭也是銀色的。
原本色彩亮麗的峽灣,在這個片刻,
幻化成另外一種截然不同的面貌,
成為好寧靜的小小海灣,
我不得不繼續趕路,但我深深地向它道謝。









最後我們在約定的時間趕到碼頭,
雖然沒有逾時,
但是可以看見其他人早已等待多時了。
夏洛特女王峽灣之旅,
結束在滿船伐木工人相互的"問候語"以及美麗的落日餘暉之中。






晚上的廚房很熱鬧,
來自美國和德國的二男一女,
大張旗鼓地準備晚餐,
我們回到房間裡不一會兒,
突然警鈴聲大作,
衝出門外一看,樓梯上的廚房冒出了陣陣濃煙,
原來是high過了頭,麵包烤焦了。

冒煙的廚房也是旅行的一部份,
我們在Fitzroy營地也製造了兩片黑炭,
當時濃煙四起,手忙腳亂地推開廚房的所有窗戶,
還好那裏沒有警鈴。

青年旅館的廚房是旅途中很重要的一環,
每天晚上,廚房裡都上演著精采的戲碼,
各種香味、各種語言和等著迎接食物的興奮心情,
洋溢在忙碌的廚房裡。

告別峽灣、Picton小鎮和老房子,
我們繼續往南行。










創作者介紹

Love Moments

iristhom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