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最高點桑瓦普塔隘口(Sunwapta Pass),
進入班夫國家公園,
我們在山的面南處下滑,
由於落磯山脈地形和太平洋暖流X#$*@X的關係,
山的南邊處處白雪,
和山的北邊,美麗溪附近春天的景象完全不一樣,
騎在白色的大地之中,白雪覆蓋整片森林,
近處看得到小小的樹苗從厚厚的雪中冒出頭來,
遠遠近近,好像在聲明,春天來了,我要長大了,
每一顆都有好可愛的表情。















這一路陡下,尤其是大彎(Big Bend),
短短的距離,落差幾百公尺,
不禁同情反方向爬上來的單車車友們,
不過相同的,當他們滑下另一個隘口Bow Pass的時候,
也會同情我們吧!






山的南邊天色暗的比較快,
我們預定要到達堡壘溪(Rampart Creek)青年旅館,
但是我們連Rampart Creek青年旅館有沒有床位可以給我們睡都不知道,
前幾天都沒辦法預定到床位,網站顯示已無床位(NA),
我心裏想著如果沒有床位的話,要如何跪求,
也在盤算著甚至就地紮營,以求一個溫暖的起居室和廚房可以用,
最差的情況是對面還沒開放的Rampart Creek露營場。


抵達Rampart Creek青年旅館時,
我們牽著單車走過寂靜的石頭廣場,
看著荒涼無人的青年旅館,
不是應該客滿嗎?
我們想著這是怎麼回事?
Thomas到處找經理,
終於一位年輕人帶著笑容招呼我們,
今天,我們是唯一的客人,
本來今天是經理歐文(Owen)的休息日,
所以網路上顯示床位NA(Not Available),
明天有一團True North Tour的旅遊團會進來,
床位接近爆滿,
我們看著附近的風景,
心花怒放之下又訂下兩晚,
再來一個休息日吧!






Rampart Creek青年旅館一樣是一個荒野青年旅館,
在Rampart Creek 和 Saskatchewan River的匯流處,
青年旅館旁邊有小溪,溪旁有座桑拿(Sauna)三溫暖小木屋,
用木柴燒熱烘烤的蒸氣小木屋,烤完到屋外,
直接跳進冰河融水的Rampart Creek小溪,
舒爽度刺激度100%。
附近有許多條步道,登高望遠可以看到許多風景,
喜歡攀岩的這裡還有一個天然的攀岩場,
經理歐文自己就是合格的教練,
非常有特色的青年旅館。






經理歐文是澳洲人,年輕斯文身手矯健,
來到加拿大打工,熱愛戶外活動,
因為這個青年旅館需要招待年輕人為主的旅遊團,
經理本身還要帶遊客爬山、溯溪、攀岩,
歐文平時一個人,要面對孤單與寂靜,
旅遊團來的時候,他又非常開放的和年輕團員聊天玩遊戲,
歐文真的是非常特別的人。









早上我們又泡了一壺日月紅茶,
請歐文一起來喝,
他接受邀請頗為慎重的停下手邊的工作,
坐下來和我們喝茶聊天,
並且道謝,說nice tea.
是客氣還是真的好喝我們不知道,
我們自己是很喜歡喝,
我們喜歡把日月紅茶泡的很清淡,
味道淡而香,甘醇不澀,不濃烈,
也許這也是我們兩個人給別人的感覺吧。
和歐文聊到我們自己的工作,
他了解IC設計產業的工程師每天面對的就只是電腦,
當他知道我們辭掉了工作,在加拿大單車旅行幾個月,
他問我們:「這樣之後,你們怎麼回的去那樣的工作?」
是呀,這是讓我們自己都好震驚的問題,
我們怎麼還能回得去那樣的工作?
每天面對的是電腦桌面上的風景照片,
成天想著的是工作計畫的進度,
為的是幫老闆和客戶賺更多的錢,
現在的我們,
每天面對的是最自然的風景,
旅行的進度完全按照自己的狀況,
獲得的是對自己更深的認識。
經過這樣的旅行,
我們還回的去嗎?
這個問題,一路上我們都在思索著。












我們在Rampart Creek青年旅館充分的休息,
賞景,散步,寫日記,拍照片。










這是什麼?......烤棉花糖!




第二天傍晚時分,我們看到兩個人,一男一女,
牽著單車走進石頭廣場,
四下都沒有人,男的到處去找經理,
簡直就像看到昨天的自己,
他們是Ian and Karen,
和我們相同的方向從傑士伯過來,
Ian留著鬍子,快要變成浪人的感覺,
Karen則是東方女孩,嬌小大方,
Ian從溫哥華騎單車過來,
Karen從傑士伯和Ian會合,
兩人一起騎過冰原大道,
之後Ian繼續往東,騎到多倫多,
然後開始他實習醫生的生活。
Karen是在溫哥華的實習醫生,
她父母是從香港移民來的,
她自己在加拿大出生,
我很高興遇到華人,
但是卻不知道如何和她用英語聊天,
倒是Thomas和Ian聊蠻多的,
聊單車裝備,聊旅行的路線,聊未來,聊夢想。
後來在路途上和他們相遇兩次,
很有緣份的朋友。






從Rampart Creek青年旅館出發,
一路下滑到Saskatchewan Crossing,
Saskatchewan River 從這裡轉向東邊,綿延幾千公里往哈德遜灣流去,
這裡是冰原大道中間的一個低點,
向南向北兩邊都是二千公尺的隘口,
有一個餐廳和遊客中心,我們又是一頓水足飯飽。







學校戶外課野餐,一群吱吱喳喳開心聊天的小女孩





Saskatchewan Crossing
南北流向的河North Saskatchewan River,
從這裡轉向,一直向東邊流,很特別的地方。








下午是一連串的上坡路段,
周期報到的我,鼻口喘著氣,肚子痛著,大腿小腿用力著,頭暈著,
低頭努力踩踏,擠不出力氣來欣賞風景,
班夫國家公園是熱門的國家公園,
冰原大道的車流變多,
有時候遠遠的就聽到響亮的引擎聲,
騎在路肩的我,努力再更靠邊邊一點,
讓出更多車子的空間,
等車子過去,還可以練習聽聲辨車,
爆發力十足的引擎聲聽起來是大客車,能閃多遠就閃多遠,
車子過去才發現是柴油引擎的貨卡車;
真正的大客車聲音低沉穩重,
大客車經過的時候,總有數十對眼睛從車上往下望著你;
經常也有宏亮如搖滾樂一般的引擎聲,
震耳欲聾的從身旁轟隆隆的過去,
那是哈雷機車,真的很機車。

當騎車變成踩踏運動的時候,
低頭看著路面的時間比抬頭看風景的時間還多,
路面的狀況變成這一段路風景的記憶,
冰原大道路況不錯,
但是溫差太大,
夏天熱到柏油出現倒影,
冬天是冰天雪地的冷,
為了防止路面龜裂,
每隔幾公尺就會有一條橫切的隙縫,
遠看隙縫小小的,
開車經過也只是輪胎傳來摳囉摳囉的聲音,
單車慢速通過的時候,變成很大的痛苦,
因為隙縫的落差其實蠻大的,
造成單車的震動,讓不舒服的身體更加不舒服,
掛在車上的熊鈴也響個不停。






有時候把這些都忘掉,
稍微向前看,
因為週期而昏昏的頭腦有點掉入迷幻中,
正在踩踏的腳變成一種背景動作,
我自己變成坐在轎車副駕駛座的遊客,
車子緩慢穩定的前進著,
而我自己無所事事的望著窗外景色逐漸後退,
所有的感覺都酥酥麻麻輕飄飄的,
沒有什麼痛苦,沒有什麼擔心。










和我們預定到同一個地點的Ian & Karen




預期之外的,
看到一片美麗的湖泊,
湖泊旁是很有特色的山頭,依舊襯著白雪,
太陽斜斜的照著,
附近的樹叢,遠處的山勢,飄渺的湖面,
好美的景象,
當然又拿出相機來拍照,
停下來沒幾秒,不太對,
嗡嗡的聲音愈來愈響,
抬頭一看,已經被一大群蚊子包圍,
用手揮趕,沒一秒就又圍上來,
路兩旁樹叢上方透過陽光看到一整串的蟲正在飛舞,
閃閃發亮著,
嚇的收起相機往前衝,
衝了幾百公尺,又捨不得湖光山色的美景,
再度停下來,拍了幾張,
又有蚊子,
這才發現,身上、車上、馬鞍袋上、背上、腳上,
都是蚊子停著,準備吃大餐,
用趕的趕不走,要用彈的,用拍的,用打的,
才能一一去掉身上的蚊子,
這一段路單車像是加裝了加力檔,飛快的離開,
這裡是高山地區耶!怎麼會這麼多蚊子?
幸好晚一些冷一點蚊子就不見了。












沒多久抵達水鳥湖(Waterfowl Lake) 露營地,
好多好多的樹,根本是在森林之中,
露營地還沒有開放,
有人來巡視,看到單車騎士他們也只是打個招呼就走了,
這裡的人對單車騎士都很友善,
Ian & Karen今天也在這裡和我們一起露營,
Ian教我們許多防止熊接近的方法,
聽起來就像是他們從小就被教導的事情,
例如露營區有個防熊的食物櫃,
所有的食物都要放在裡面,
櫃子的開關比較特別,要先往裡面按才能往外打開,
加上小小的把手,
大大的熊掌沒辦法伸進去打開,
國家公園內的垃圾桶都是這種設計。
除了食物要放在食物櫃,
用過的鍋碗瓢盆最好也都放進去,
熊的鼻子很靈敏,有什麼殘留的味道他都會聞到,
如果沒有防熊的食物櫃,
就應該把食物在遠離營地的地方吊高。









這是我們第一次在加拿大露營,
有點生疏的搭起營帳,
其實蠻擔心的,
怕遇到熊,
怕半夜太冷,
前幾天清晨看戶外溫度計都是零度以下,
半夜應該更冷吧?
加上身體周期,
到底能不能安然度過呢?
幸好出發之前就為了這個問題做了許多準備,
帳篷是雙人帳,三季可使用(在台灣四季可用),
低矮的造型可以防風,
良好的通風可以防止內部潮濕凝結水氣,
睡袋和睡墊的保暖效果很好,又輕,
曾經在冬季台灣的高山使用過,更增加信心,
衣服也帶保暖效率高的,像是Polartec200,
輕、薄,收納體積不會太大,保暖效果好,
而且這些裝備大概是在北美地區研究開發的,
非常適合這裡的天氣,
真的保暖,真的快速排汗,真的快乾,
帳篷通風,真的乾鬆乾鬆,一點水氣也沒有凝結。
因為是騎單車,負重是個問題,
因此所有的裝備都要絕對的輕量化,
也要簡化,最好一物可以多用,
像是薄薄的求生毯,一面是防水的塑膠布,一面是隔絕熱氣的鋁箔層,
原本是緊急狀況拿來保暖用,
我們拿來墊在睡墊和帳篷之間當做地舖,
很有效的隔絕地上傳來的寒氣和溼氣,
如果遇到下雨的夜晚,求生毯就蓋在單車上,幫單車擋雨,
旅途之中我們還發掘了求生毯的各種用處。
因為旅行之前細心的考慮各種狀況,
帶了適合又實用的裝備,我們平安度過戶外的各種狀況。






露營地還要一星期才會開放(通常是六月到九月),
所以浴廁也沒有開放使用,
除此之外,這裡真的是很棒的露營地,
寬闊的營位,
每一個都被樹林擁抱著,
每一個都有自己的隱私,
以前和雷諾車友出門去露營,
大家五六台車一起出門,
這樣的地方絕對是夢幻級的露營地,
我想像著阿昭開始指揮大家,
車子停在一邊,
這裡的一個營位大概會搭起六七頂帳篷,
中間撐起天幕帳,桌子擺好,
食物一鍋鍋從車子裡搬出來,簡單料理,
椅子拿出來,一個個車友坐下來,
吃東西,喇賽,
看著小朋友自己在樹林之間玩,
大人盡情享受清閒,
一定是這樣美好的時光。


營地中的夥伴Ian & Karen







露營地旁邊就是水鳥河下游(Lower Waterfowl River),
清澈的小溪,融化自山上千萬年的冰河,
這麼美這麼棒的地方,
只有我們兩組人露營,
清幽與寧靜不在話下。
唯一的訪客是松鼠,
應該說是我們佔了松鼠的地盤,
松鼠從樹上下來查看我們的食物,
他在地面也藏了很多食物,
挖一挖就一個東西在手上,
然後站著像啃玉米那樣吃東西,
經常忙著衝去追趕其他侵入他地盤的松鼠,
有時候看到他追著另一隻松鼠,
在地面無聲的竄來竄去,
遠看就像兩個小光點,在樹林之間飛向右,又飛向左,
真的好可愛。
樹林中光線變化萬千,
陽光就像舞台的聚光燈,
打在哪裡,那裡就是那一瞬間最美麗的主角,
有時候是樹幹,
有時候是鋪滿松針的營地,或者初發芽的松樹,
有時候是我們第一次開張的帳蓬,
過一下子又照在這幾天任勞任怨的單車上,
或者實用牢靠又醒目的馬鞍袋,
有時候又是桌上的爐子,鍋具,食物,
我們注目的焦點總是跟隨聚光燈移動,
太陽光打在哪裡,我們的相機也跟著拍到哪裡。















從水鳥湖露營地之後,是一段漫長的上坡路程,
爬坡是我的罩門,肺活量不夠,總是氣喘吁吁,
不只是微微的喘,是喘到沒辦法說話,沒辦法騎下去,
一定要停下來。
以前在台灣爬山的時候,總是喘到旁邊的人驚訝的看著我,
騎單車也是遠遠落在小朋友的後面。
Artie和萍是我們的好朋友,
在台灣我們經常和他們夫妻倆出門,
爬山,騎單車,一起做了不少傻事,
我們要來加拿大騎單車的行前準備,心路歷程他們也都很了解,
另外的朋友知道我們到加拿大騎單車,
很驚訝的問萍:

「他們兩個是體力很強嗎?怎麼會去做這種事情?」

萍說:「哪有,隨便一個女生的體力都比阿姐還強,(這是真的)
阿姐有一個優點,就是忘性很好,(這真的是優點嗎?)
辛苦的旅行,隔一段時間就忘記了,又高高興興的出門,(有時候會被洗腦咩)
還有就是有毅力,什麼困難的路程,別人靠體力,她就靠毅力。」

萍真的是透徹的了解我(我就是阿姐),
只是,超過我的能力範圍的事情依然很多很多,
能夠做的事情,就慢慢去做,不勉強行事,
別人看起來是有毅力,
對我來說只是慢慢做,能夠做的長久而已。















我知道眼前這一段路是長長的爬坡路段,
遠遠看到遠方的山上有條隱約的路,
很不情願的承認那是我要騎過去的路,
雖然如此,
我相信慢慢騎總是會到,
雖然經常喘到頭昏眼花,
但只要經常的休息,不勉強,還有這麼美麗的風景陪伴我,
總是會騎得到的。
Thomas在前方總會找好適合休息的地方,
等我過來,把我帶過去休息,塞乾糧給我吃,
雖然胃口很不好,但是補充熱量真的很重要,
這樣才能持續有力氣。
我忘了我到底如何撐過去,(看吧~又忘了)
當最後我在高點隘口佩投湖(Peyto Lake)的觀景台上,
遙望寒冰佩投湖,以及一路從谷底蜿蜒上來的公路,
我平靜的想,那是我今天用雙腳踩踏上來的路,
就像情人仔細的品嚐愛侶的每一吋肌膚,
我用很慢的速度去感受落磯山脈的曲線,
我愛戀的用手指隔空撫摸這一段曲線,
就是要用盡全心全力,這樣的愛才會深刻吧。










群山之間隱約可見蜿蜒的河和公路。




爬坡雖然喘,有足夠的休息和糧食的補充,
到頂點有些晚了,精神依然不錯,
看到佩投湖的景點,很開心的騎上去,
想不到這裏依然積雪未退,
從停車場之後一片白雪到觀景台要一段路,
拿出登山杖,終於派上用場,
踏雪而行,
一路上因為路況濕滑有許多人跌倒,
有的地方因為正在溶雪會一腳踩空,
許多人看到我們拿著登山杖,
忍不住告訴我們,「你好聰明呀!知道帶登山杖來這裡。」
其實我們也不知道這裡會是這種狀況,
帶登山杖出國是想說可能有機會走一些步道而帶,
騎到這裡剛好全身的家當都在車上,隨手取來用而已。















到觀景台看到佩投湖(Peyto Lake),
真的很美麗,
群山環繞,形狀很特別,
看別人的照片是湛藍的佩投湖,
我們看到的是寒冰佩投湖,
藍白色的湖面,和綠色的山谷,
別有一番風味。












過了高點弓隘口Bow Pass,
一路下滑,
落磯山脈地區的特性,
山的北邊春天雪融的快,
南邊雪融的慢,
下滑的路段正好是隘口的南邊,
原本快快滑下去到住宿點早早休息為是,
看到路上的景致又沒辦法視而不見,
白雪覆蓋的大地,一片寂靜,
腳踏車無聲的滑過,
純粹的美,孤寂的影像,震撼著我,
拋開趕路的心,放下恐懼,
來這裡就是要享受這些美麗,
騎單車有那種”好不容易”到這裡了的感受,
也因此能夠珍惜眼前看到的景致,
”好不容易”的感受足夠深刻,才夠讓我拋開恐懼,
真正的放開心懷,對美麗的風景敞開心,
接收他送給我的能量。







Bow Lake,依然結冰的湖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Love Moments

iristhom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vickie333
  • 你好
    打擾囉!
    在你的部落格潛水很久了
    開始是因為要找跟小琉球有關的資料時發現你的部落格
    後來因為喜歡你的照片和文筆
    固定時間都會來看看
    很羨慕你們有勇氣把工作辭掉
    做自己想做的事
    這樣的勇氣是我沒有的
    甚至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都還在模模糊糊的
    希望我也能清楚自己的心緒
    清楚知道我要的是什麼
    祝福你們
    一切平安順利
  • Iris
  • Dear Vickie,
    我們在旅程中唯一遇到從台灣來旅行的,是兩個背包客,在台灣當護士十年之後,辭職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們在青年旅館聊了好久,對未來大家也都不是很明確,但是都知道旅行是給未來養分,也許經過旅行,
    我們想要的東西才會慢慢浮現。
    發現你也很喜歡旅行,那就把-有機會就旅行-當成夢想吧,可以經常實現的夢想,感覺很好哦!
    謝謝你的祝福。

  • vickie333
  • to Iris
    有機會就旅行的夢想
    現正熱烈安排,實踐中
    謝謝你提醒了我
    現在這樣"有機會就旅行"也很不錯
    不要老是想望目前無法達到的目標
    把握當下擁有的
    也很棒
    我的部落格都是抱怨一些生活瑣事比較多
    偶爾還冒點火星文
    如不嫌棄 歡迎參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