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路線怎麼樣?" "非常好走。"
"高低落差會很大嗎?" "非常平坦的一段路"
"時間大概要花多久?" "大約兩小時"
"聽說有一段崩壁要高繞?" "是的,高繞不會太高,沒有問題。"
"看起來有一條小溪要橫過,會不會過不了?" "大約有兩三條溪要越過,沒問題,跳著石頭就可以過去了,非常小的小溪。"
"裡面的山屋,可以使用嗎?" "是的,付費使用。"
"天氣預報如何?" "可能會下雨,這你們就需要考慮一下了。"

先到瓦那卡Wanaka的國家公園管理處詢問


拍照中


瓦那卡有一個美麗的湖泊 Lake Wanaka



我們在台灣的健行總是挑平緩好走的古道來走,
一來我的體力腳力尚待訓練,
二來老公的膝傷需要考量,
來到紐西蘭,我們一樣挑了一條平緩好走的步道,
而且預定要住在他們的山屋裡面,
因此我們來到瓦那卡(Wanaka),
預計要健行到亞斯派靈山國家公園的亞斯派靈山屋Aspiring Hut住一晚。
先到Wanaka的國家公園管理處(DOC)詢問詳細狀況並買了一份地圖,
由於可能會下雨,我們打算視情況而定,
如果走不進去就在Lake Wanaka逍遙二天也不錯。


一大早坐著九人座巴士往登山口出發,
天氣陰陰的,不時飄了點小雨,
開到柏油路面的終點,開始一長段的碎石路面,
坐在車上有點興奮,好久沒有踢林道了,
雖然沒有鋪裝柏油,路況還不錯,
偶爾有小溪,小巴士也輕鬆度過,
一路飛奔到Aspiring的登山口。

告別了巴士,整理好裝備,還是在下雨,
雨勢尚小,決定,出發。
登山口附近都是私人的牧場,
剛出發的時候很興奮,
因為終於可以近距離拍下羊和山的景象了,
這個時候才發現,羊咩咩有夠害羞的,
一群一群的,遠遠就望著你,等你靠近到可以拍攝的距離,
就全部轉頭過去用大大肉肉的屁股對著你離開,
如果你走快一點,他們就會閃的快一點,
如果你跑更快,他們就會一大群咩咩叫的更快離開。
離開的羊群,留給你的,
就是一坨一坨黑黑的,一小粒一小粒的羊大便,
走到哪裡都是羊大便,
沒有羊大便的地方就是牛大便,
更大一坨,完美的大便形狀,
我們就穿梭在大便遍地滿佈形成的障礙之中,
每個落腳之處都先看準了才能走,
身手不夠靈活,腳步怎麼樣也快不起來,
低頭看著路上的大便,就不能抬頭看風景,
想要看風景,又不想登山鞋上沾滿大便,
就這樣一路掙扎,一路向前。

紐西蘭的牧場







牛羊大便就這樣整路蔓延,絲毫沒有減少過,
慢慢的也會習慣了。
走著走著,發現這條路根本不是一路平坦,
我們正走過一個起起伏伏的丘陵地,
高度落差不太大,但是高高低低的,
前方才是一片平緩的河谷地。
站在這個高度向前望去,
河流蜿蜒的流向前方,綠色的河谷兩邊開展,
高聳的山脈屏障在兩旁,
頗有詩意。
各式各樣的動物享受著這片平原的豐美,
牛,羊,一群一群的低著頭吃草,
成雙成對的鴨鴨,固定一隻白頭棕身和一隻全身墨綠,
儷影雙雙,警戒的時候會發出啞叫聲互相警告。


丘陵的考驗結束,
好不容易來到平緩的河谷地,
雨勢愈來愈大,
拉好衣服,收好相機,
拼了在雨中行走,
慢慢的下雨的感覺習慣了,
這時風開始吹拂,
從前方白雪覆蓋的山脈吹來的強風,
濕濕的,冷冷的,吹打在臉上,
有時還會呼吸不過來。
等到這一切都習慣了,
路也愈來愈不像路了,
彷彿走進了艾明莫爾的沼澤之路,
看起來清脆的草地,
踩下去全部是積滿了水的濕地,
看起來比較乾的地方,又全部佈滿牛羊大便,
慢慢的往前進,有時連登山杖都找不到落地的支撐點,
有時踩到軟軟黏黏的土地,
都要安慰自己,不是大便,不要看,不要看,往前走。


寒風細雨

老公拍攝


遇到一段崩壁,開始高繞,
媽呀!紐西蘭人口中的Easy怎麼這麼高呀!
眼巴巴的看著路不停的直上,休息喘氣了好幾次,
終於繞過"小"崩壁。
接著是國家公園溫柔親切的小姐所說的,
兩三條輕易踏著石頭可過的小溪,
下著雨,一下子變成了七八條溪,
而且每一條都成湍湍急流的溪水,
石頭淹沒在漲高的水面之下,
好幾次我們兩個人站在溪流岸邊許久,
不停的注視著溪水,盤算著如何過河,
其實溪水不深,最後幾次實在找不到淺水處可落腳,
只好踩入水中,讓Gortex登山鞋去發揮它貴的有理的作用。


等到這些事情慢慢的發揮到一個極緻,
在到處是積水的溼地和便便的路上,
走在又開始不停的起起伏伏的丘陵中,
風大雨大氣溫低的跳過數不清的小溪,
看不見盡頭的河谷又繞到山後面去,
突然,左方出現了照片中的小山屋,
Aspring Hut到了。




回過神來,
其實路上的風景真的很美,
河流流過山谷的澎湃洶湧,
山谷之中如此豐美的水草綠地,
流水蜿蜒的曲線窈窕動人,
白色山頭對比著綠色的山谷,
大風大雨之中一個平靜無風的小樹林,
讓人獲得暫時的休息與平靜,
濃密的森林在河谷的邊緣展開到山脈深處,
蓊鬱蒼翠一如法貢森林的神秘與高貴。



老公拍攝



來到山屋,摸索著紐西蘭山屋的規矩,
首先是要脫鞋子才能進到山屋內,
想說真麻煩,現在累的不能動了,
尤其是在這種下雨的天氣,好想立刻進去躺下來喔!
但是透過窗戶往內看,
嘩!乾乾淨淨的地板,還打過蠟咧,
於是乖乖的拖了鞋子,雨衣雨褲也一併脫下,
外面也都有可以吊掛的掛勾。
進到裡面,乾淨的不像話,
和台灣山屋的形象完全不一樣,
一個完整的廚房有流理台洗水槽,沒有瓦斯爐沒有電,
一個火爐旁邊有乾的柴火,
爐火兩旁上方是可晾衣服的烘衣架,
爐火前是四張大桌子和椅凳,可供吃飯看書,
三面落地的窗戶旁邊環繞著一個個的床鋪,
床鋪上面已經有軟墊當作床墊,
另外還有幾間房間有上下舖可供住宿,
到處都相當的寬敞舒適,而且乾淨。
據說夏天有人會駐守在那裡,
而且也經常客滿,
冬天的住宿費用比較低,管理與打掃的人不定時的進來整理,
而水龍頭不提供水,直接到外面的水槽接水,
因為冬天溫度太低水管會結冰,連廁所也都關閉,只開放簡易式的免水廁所。
我們到的時候屬於冬天的時段,
稍微不方便一點,但是和台灣相比,好像住進了五星級飯店。






屋外有兩輛腳踏車,桌上有兩個人的裝備,但是還沒看到人,
爐火內有餘燼,我們笨拙的升起了火,卻沒辦法把爐門關起來,
一關起來就"會花"(火熄滅),
等柴火穩定的燃燒之後,
然後我就.....一直待在爐火旁邊沒有離開過,
天氣冷又濕,爐火變成我體溫的來源,也順便烘乾身上的衣服。

這一把火,不只溫暖我的體溫,也溫暖了我的心,安定我的情緒

老公拍攝


接著來了兩位,基督城來的紐西蘭夫婦,
前一晚就住在這裡的日本小倆口也回來了,
都是親切溫暖和善的人,
我們問他們為什麼爐火門沒辦法關起來,
他們看一下,原來是底下的通風閘門沒開,
閘門一扳,門關起來,爐火終於搞定了。

時間接近傍晚了,大家煮自己的晚餐,互相聊天,
因為空間寬敞,不會互相打擾,也不會感到不自在,
我們在紐西蘭的這段時間,剛好是連爺爺到大陸的時候,
當地的報紙也給連爺爺一個方塊貼上大頭照,
簡單的介紹一下大陸台灣的反應,
紐西蘭夫婦很好奇的問我們的想法,
老公竟然能用英文講了一個台灣的歷史故事,
從清朝劃台灣為版圖開始,
然後日本治理的時代,然後二次世界大戰又歸回中國,
之後中國內戰,到現在的台灣。
聽得紐西蘭夫婦點頭不已,還稱讚老公的英文非常的好。
這時我才深刻的體會到老公平日不時的糾正我的英文發音,
要我分辨出cable "e" 或 steady "小E" 或 cat "ae"的發音,
過去我都想說哪有什麼關係?
而現在老公說的英文他們聽得頭頭是道,
連來紐西蘭玩的美國人也告訴老公你的英文很好,
而我有時只是講一個單字,都要講好幾次,講好久,
他們才喔!你是講XXX喔!
哇咧,本來就是呀!原來我的破英文這麼難懂,
以後要好好聽老公的話,分辨好這些基礎的發音了。


兩位日本小倆口非常有趣,
女生是住在皇后鎮的日本團導遊,
男生是日本團的登山嚮導或滑雪教練,
都和一般上班族為主的日本人不一樣,
兩個人騎著單車進來,住兩晚,
紐西蘭夫婦正在度假,也是進來住兩晚,
要到附近的登山步道走一走。




夜晚的Aspiring Hut,
外頭風雨交加,
風勢和雨勢都更大了,氣溫也更低,
不時交雜著閃電和雷聲,
我依靠在爐火的旁邊,稍微離開就有寒意,
看書的人熄了自備的燈光,睡了,
我和老公也熄了燈,黑暗中在爐火前,看著爐火跳耀著,
熱熱的爐火溫暖著我,最愛的老公在身邊,
剛剛也吃飽喝足,也有個擋風遮雨的處所,
真正的感覺到什麼是平安,寧靜,無所求。

Peace, peace, not only in the Hut, but also in your Heart.

窗外的風雨交加,偶爾閃著雷電,
我們一夜安睡,睡在純粹的黑暗與平安之中。

Aspiring Hut


第二天囉!


天氣真好


離開令人感受到平安的山屋



經過一夜的風雨,
隔天是大好的天氣,
藍天,綠地,青草,流水,瀑布,山脈倒影,
景色美不勝收,正是照相的好時機,
但是,我卻遇到急性膀胱炎,一路艱苦難當,無心欣賞風景,
只知腳步不停的往前行,
比前一天還慘,完全記不得自己走過什麼路。
疾病,通常是身體反應著自己的一些問題,
疾病不是原因,他只是生活反應出來的一個結果,
你經常和別人有衝突,你的身體也會有些地方產生衝突,
無法接受自己的某些缺點,身體也會反應那個缺點所表徵的疾病,
老公的膝蓋受傷,他喊著,膝蓋呀膝蓋,你怎麼這麼容易受傷呀!
推究到最後,才發現他自己正是那個害怕受傷的人,
總是在意別人的對他的想法;
而我的膀胱看似無辜的受了傷害,
呼喊著要我的全部注意力與關懷,
其實我不能面對一些我被動接受的事情,
想要將事情的責任讓別人來扛,
如果我因此而受了傷害,我也會需要別人用更多的注意力與關懷,
來證明我的無辜。
身體用隱喻的方式來提醒我,
而且大到我不能忽視他,強烈到一旦我憶起就不會再忘記,
經過了這次的事情,之前在NewPlymouth, Picton, Mt. Cook的不愉快也都同時得到答案,
我滿懷感謝虛心的接受這樣的禮物,
而之後的旅程也都充滿了愉快與滿足,給予我真正充分的休息。

山谷之中

老公拍攝


老公拍攝


老公拍攝

PS. 因為大雨與疾病,本篇圖片有賴Thomas提供,
完整的敬請等待Thomas的照片,來彌補這一段美景。




創作者介紹

Love Moments

iristhom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duncan
  • 狗鐵絲真的是蠻好用的啦.....
    另外...那鍋羊咩咩..可愛極了.....
  • lilian
  • 佩服 佩服
    Thomas 可以用英文解說台灣的歷史
    崇拜地五體投地

    人的心理真是妙
  • iris
  • Duncan, 其實我很佩服你們雨鞋幫的,用最簡單的東西創造最大的價值。

    Lilian,當時我也是聽得目瞪口呆。

  • daphnelo
  • 妳老公英文很高段耶... 出國旅行靠他就好了!! 妳真幸福.
    還有, 我挺喜歡你那段身體的隠喻, 寫的真好.





  • Iris
  • 其實我老公還是要很專心的聽,
    才會聽得懂別人說的英文,
    連續一個月下來,
    還是有壓力的。
    到達最後一個地點時他說他好累,
    換我去和別人溝通,
    ㄟ....結果好多都沒聽懂,
    只要臉皮厚一點,還是可以達成任務的啦!

  • Thomas
  • Dear Lilian & Daphne,

    其實我的英文程度很基本,
    許多生活會話都不太說,懂最多的還是專業領域的英文。
    跟紐西蘭夫婦解說近代中國和台灣的狀況,
    主要是因為他們實在搞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但是又對兩邊的對峙很好奇。
    我跟他們說的內容都是用最簡單的字彙,
    聽起來應該像是小朋友在說故事^_^

    我覺得在國外和人溝通,
    語言能力很重要,但不是唯一的工具,
    友善,開放的態度,耐心其實可以很快拉近彼此的距離~

    當然能夠完全聽懂或是完整地表達那就更棒了!